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2022-01-09 超级卡司

“瑞龙,你咋又进去了?”

《小敏家》里的洪卫喜提“银手镯”时,《人民的名义》里的“达康书记”吴刚发来了问候,梦幻联动引得网友纷纷调侃:“赵瑞龙怎么演生活剧都能进去?”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小敏家》收官,主CP刘小敏陈卓终成眷属,副CP刘小捷徐正也算不负观众期待桥归桥路归路,唯独洪卫却成了最“憋屈”的人。

洪卫无疑是“反派专业户”冯雷塑造的又一个典型的反面角色。

他酷爱炫富,还背着李萍有了私生子,最后自己锒铛入狱,留下一堆烂摊子还得李萍收拾。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可与冯雷的一番长谈让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大家都误会了洪卫,更误会了这位被称为“反派专业户”的演员。

颠覆

“洪卫还算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丈夫。”洪卫被误解,冯雷表示:宝宝心里苦啊!

因为剧情的调整需要,观众最终看到的洪卫和最初的设定有着不小的出入。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不过,即便在最终的成片里,洪卫依然不是脸谱化的反面角色,人性中也有不少闪光点。

从法律层面来讲,洪卫的错处毋庸置疑。但从家庭的角度来看,洪卫前期对李萍的确是无微不至,甚至爱屋及乌,对李萍和前夫的女儿佳佳也是出手大方。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就连李萍也对他的付出表示过肯定。

即便是在自己朝思暮想的孩子因为佳佳的原因流产,李萍又一味护着佳佳,和洪卫大吵一架之后,洪卫也还是接纳了佳佳,还为了李萍的身体,表示不再要孩子。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虽说一部分原因也是已经有了私生子,但其实以洪卫的条件,完全可以选择更为年轻的伴侣,又何必大费周章地背着李萍求子呢?背叛是真,可说是真爱也不假。

以李萍的性子,如果不是因为洪卫往日对她的确是真心实意,又怎么会甘心帮他抚养私生子呢?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洪卫虽然是个戏份不算多的配角,但在冯雷的塑造下,立体鲜活,有不输主角的存在感。

在塑造角色上,冯雷总是将角色摘出来,作为独立的个体剖析。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不管是正面角色反面角色,他首先是一个人,人之初都是性本善的,然后不同的际遇,不同的人生轨道,形成所谓的好人和常规意义上的所谓坏人。

好人是有情有义,坏人呢,虽然剧作赋予的不能有情有义,但是我们要把他塑造得有血有肉。”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说来有趣,一位有着近30年戏龄,演了无数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大反派的演员,却仍坚信牙牙学语时朗读的那句“人之初,性本善”。

这也是冯雷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反差。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反差

人身上多少都有些反差,可极少有人像冯雷这样,几乎就是由“反差”组成的。

演反派,他是《五月槐花香》里坏得登峰造极的索巴,气得人血压飙升。

是《人民的名义》里阴狠张狂的赵瑞龙,哪怕是笑着的,都让人不寒而栗。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可演好人,他又是《小姨多鹤》里命运多舛的小石,看得人潸然泪下。

是《巡回检察组》里赤胆忠心的熊绍峰,歇斯底里地自证清白,却更让人心疼。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反差极大的两类角色,在他近30年演艺经验的锻造中炉火纯青,犹如太极两仪,泾渭分明,却又能和谐统一。

正如他这个人,他身上的反差,甚至比他塑造的角色反差更大,却奇妙地融合成了一个极富人格魅力的人。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当我们对他说过的“很多观众朋友都挺喜欢我塑造的反派。”当了真时,他却说“我也就是吹个牛。这是理想的状态,我也不一定能100%做到,但会尽量朝这个方向努力。”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当我们问起“您演了那么多反派,有没有担心过观众入戏太深,‘迁怒’你本人?”

他很是通透“那倒不会,现在的观众都见多识广,不会那么单纯地就以为演员和角色是一个人。

最起码喜欢我的观众都是有足够智慧、聪明、美丽又大方的。我脸皮有点儿厚啊哈哈。”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你很难想象,荧幕上那个“坏”出了各种花样的“反派专业户”,生活里得用截然相反的词来形容:幽默、谦逊、善良、童心……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这就又涉及到了另一个层面的反差。

独醒

冯雷眼中的自己,是“糊里糊涂”的。

这在他的人生轨迹中倒是有迹可循。

年轻时颜值也是“小鲜肉”级别,偏偏当时奶油小生多是演反派。

等他把自己做“旧”做“老”了以后,偶像剧火了。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也曾乘着浪潮下海经商,结果店员中饱私囊,他这个老板却亏了本;

也曾转型做制片人,却因为太实在,不忍压价,没赚到钱,干脆回归老本行。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他说,自己和《咱家那些事》里的李国立在某个阶段是感同身受的。作为一个男人承担着家庭社会的压力,有坚持也有无奈。对于角色对亲情的执着,和对自己能力上不足的纠结,他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强调:“但也别往戏上套啊!我家的人物关系和那个完全不一样啊,这得摘清楚了。

这么一个“糊里糊涂”,想到哪说到哪的人,演起戏来却是“精”得很。

精,是精心雕琢。

冯雷演戏,总是把角色吃得透透的。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虽然演了不少反派,但绝非千篇一律的脸谱化人物,也不是模式固定的套路化演绎。一句话:坏也坏得各具特色。

“在同类型的角色当中,我也是尽量找出他不同的地方,个体的特点,再丰富角色。”

就拿《小敏家》里的洪卫和《老酒馆》里的贺义堂来说,二者的人物设定中都有着虚荣、爱面子的成分,冯雷在处理上却有着显著的不同。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贺掌柜是个失败的小人物,各种不得意,但在民族大义上,他展现了中华民族骨子里那种硬气。

相反,洪卫是所谓的成功人士,可是最终他损害的是别人的利益,所以才会锒铛入狱。”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所以同样是面对“宿敌”,在塑造贺义堂这个“小人物”的时候,冯雷往往是咄咄逼人,锋芒毕露的,像极了生活中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之后变得“浑身是刺”的小人物们。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而在演绎洪卫的时候,冯雷却是表面风轻云淡,实则处处都在维持着自己成功人士的身份,彰显着优越感。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精,也是精益求精。

拍摄《小敏家》里的一场“床上戏”,冯雷和饰演李萍的秦海璐本来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各聊各的,突然觉得,哎?这个像夫妻吗?夫妻是不是应该更亲热一点?

“但再仔细想,现在很多夫妻可不就是这样吗?就在床上各玩各的手机,关灯睡觉。”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对每一个细节的思考,还原本味,让洪卫这个角色更加贴近真实。

以至于李萍因为佳佳流产,洪卫忍无可忍斥责佳佳的那场戏,观众纷纷代入了真情实感,力挺洪卫。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以人物的设定为骨骼,以自己的思考为框架,用每一个细枝末节来将角色填补得血肉丰满。

冯雷或许是一个“糊里糊涂”的人,但他绝不是一个“糊涂”的演员。

比老天爷赏饭吃更可怕的对手是什么样的呢?

大概就是像冯雷这样,老天爷给了他一碗饭,他拼了命也要端稳,把白米饭吃成了满汉全席的演员。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30多年前,零下30多度的牡丹江边,一位年轻演员正在拍摄他的第一部主演戏。

刺骨的寒风里,铁制的口琴和他的嘴唇紧紧地粘在了一起。想到正在拍摄的机器,年轻的演员咬咬牙,狠狠心,将口琴连皮带肉地撕了下来,继续说词。拍完这场戏,他已是满嘴鲜血……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这股子把戏演好的“拧劲儿”,冯雷保持了30年。如今这片赤子之心,依然在照耀着冯雷的演艺之路。

他已然是品质剧的标配演员,担得起“戏骨”的称号。接下来的待播剧还有《人民警察》《人世间》《幸福到万家》等等,都是很有质感的大制作。

期待他更多精彩的角色。


卡司专访

超级卡司:您参演的《小敏家》算是年末的大爆款了,您有预料到这部剧会这么受欢迎吗?

冯雷:当时倒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创作团队特别好,导演汪俊,演员黄磊、周迅和秦海璐,这些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演员。

因为以前跟黄磊和周迅合作过《人间四月天》,这话说20年了,就特别希望能再合作。

正好有这么个机会,我就参加了,而且这个创作团队优秀,我就想这个戏的质量不会差。

至于能不能成为爆款、有多火,还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能够有一次比较愉悦的创作体验。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和周迅、黄磊、秦海璐都是二度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拍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趣事?

冯雷:因为觉得《人间四月天》还是近在眼前的,但掐指一算就20多年了,猛的一见面还有点儿恍惚。

秦海璐是前年刚合作过《老酒馆》,当时没有直接的对手戏,这次饰演夫妻,彼此还很默契。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我们都知道秦海璐老师是霸总文学重度爱好者,而剧中您演的就是霸总,并且刚好您和秦海璐老师就演了夫妻,感觉怎么样?

冯雷:啊,我刚知道还有个霸总文学,这有点儿意思,难怪秦海璐老师总是那么伶俐。但我正好反过来,我是属于典型的“温良贤淑”那种。

那这么说搭起来倒挺和谐的,秦海璐老师的“风风火火”和我的这个“糊里糊涂”,搭起来倒挺好。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很多观众都有一个困惑:以洪卫的条件,为什么会选择离异有孩子的李萍,而不是更年轻的未婚女孩呢?

冯雷:缘分这个东西很难说得清,只能说两个人投缘。然后从客观来讲,他和李萍本身事业上是合作伙伴,所以更有契机能走到一起,因为最终婚姻还是缘分的问题。

当然现实社会当中还是有一些约定俗成,比方说有钱,像我这种又颇有几分姿色的中年男人,应该去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是有这种现象,而且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但其实我身边一些朋友,他们的婚姻更多的也是一起艰苦创业,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的夫妻,这个其实一直是占据我们社会主流的,更具有普遍性。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洪卫是一个爱炫富的“暴发户”,和您在《老酒馆》里饰演的好面子的“贺义堂”人设有相似之处,但在处理上又有着明显的区别。您是如何把握和区分角色的?

冯雷:贺掌柜和洪卫有类似的性格,就是都有浮夸的一面,但是本质上又不一样。

贺掌柜是个失败的小人物,各种不得意,但在民族大义上,他展现了中华民族骨子里那种硬气。

相反,洪卫是所谓的成功人士,可是最终他损害的是别人的利益,所以才会锒铛入狱。

这就形成鲜明的反差,所谓的失败者也有失败者的气节,所谓的成功人士也有他阴暗的一面。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看得出来您对角色的理解非常透彻,是如何做到的?这是您能够将有着相似点的角色演出区分度的原因之一吗?

冯雷:对,平时需要一定的积累,再加上自己的个人感悟,能够对角色更深入的了解。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在同类型的角色当中,我也是尽量找出他不同的地方,个体的特点,再丰富角色。

还有一个是尽可能地不去脸谱化,那个是表演的大忌。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的戏龄已经28年,塑造了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算得上妥妥的老戏骨了。您最难忘的拍摄经历是哪一段,为什么?

冯雷:比较有典型意义的是我第一次主演的电影,《那年的冬天》,编剧是梁晓声,也是我们现在要播的《人世间》的原著作者。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当时拍摄条件非常苦,那一年冬天特别冷,而且我们好多戏都是外景戏,就在牡丹江江面儿上拍,刮着七八级风,零下30多度。我们一站就需要站十几个小时,从白天到天黑。

我印象特别深,有一场在江边儿上吹口琴的戏,那个口琴是铁壳儿的,和嘴唇一下儿粘上了,一动就疼,但是机器开着呢,又不能不动,就只能拼命地咬牙,一下儿就把那个口琴从嘴上连皮带肉地撕下来了,比划着把那场戏演完了。

当时在现场还没觉得什么,只是疼了那一下儿,因为天太冷了。一回到屋里满嘴都是血,疼得我好几天张不开嘴。当时在现场那个鼻子耳朵都冻烂了,有好久都缓不过来,一到天凉的时候,耳朵就习惯性地长冻疮。

那个时候还是有一股拧劲儿,就是反正拍戏再苦,既然选择这个职业了,就得坚持下来。

当然了,有的是比我们更辛苦的。只是像这种经历,也让我真正认知到,演员这个职业并不是单纯的光鲜亮丽,还有很多的苦,你要忍受,要承担。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在《人民的名义》里饰演的“赵瑞龙”获得了观众的高度认可。您当时在采访中说过,表演需要照顾对手,照顾整台戏,但也不能“丢掉”自己的基本功。这个平衡您是如何把握的?

冯雷:真正好的对手戏,好的对手演员,不是互相较劲,把对方比下去,而是互相抬,你抬我一下儿,我推你一下儿,这么彼此促进,才能真正创造出好的戏来。

那么面对不同的对手,不同的表演方式,要具备适应所有对手的能力。是人家的戏,就得给到人家自己,别抢镜头,别抢戏,是自己的戏也要坚决精彩地完成,这是作为一个职业演员的基本素养。

在这种时候,一是看演员的表演能力,还一个就是看演员的戏品,这两者缺一不可。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曾经说过,很多观众朋友都挺喜欢您塑造的反派角色。您有什么诀窍将反派演绎得相对而言不是那么讨厌么?

冯雷:我也就是吹个牛,就这么说说。这是我想象的理想的对手戏的状态,我也不一定能100%做到,但是我会尽量朝这个方向努力,呵呵。

演反面角色,不能脸谱化。不管是正面角色反面角色,他首先是一个人,人之初都是性本善的,然后不同的际遇,不同的人生轨道,形成所谓的好人和常规意义上的所谓坏人。

但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你只需要认真演一个人就行了,他有喜怒哀乐,有爱恨情仇。

好人是有情有义,坏人呢,虽然剧作赋予的不能有情有义,但是我们要把他塑造得有血有肉。

当然,前提是能够有幸能获得观众的认可。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反派演了那么多,有没有担心过观众入戏太深,“迁怒”你本人?

冯雷:那倒不会,因为现在的观众都见多识广,不会那么单纯地就以为演员和角色是一个人。

比方说我演的《五月槐花香》里的索巴,那是坏人的一个巅峰,没干过好事儿。当时好多观众都恨得牙痒痒,但见了我本人都是很热情,你能感受到他话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对你冯雷的喜爱。

所以我还真不担心会有这个问题,最起码喜欢我的观众都是有足够智慧、聪明、美丽又大方的。我脸皮有点儿厚啊。

现在的观众都能做到分清演员和角色,如果你把反面角色塑造得成功、精彩,观众也会真心喜欢你,这就是作为演员的最大的荣耀。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饰演过的角色里哪个是和您本人最接近的?

冯雷:其实我演的很多正面角色多少都带一点儿我个人的影子。

我比较喜欢的一个角色是《咱家那些事》里我演的大哥李国立,在有一个阶段,我和李国立还是挺相像的,所以他当时的人物状态,我是能感同身受的。

但是也千万别往那个戏上套啊,我只说那个人物,我家的人物关系和那个完全不一样,生活当中,我老婆很爱我,也很理解我。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年轻时的颜值放现在也是“小鲜肉”一枚,为什么会甘当“绿叶”?对于“红”这件事您怎么看?会不会有“生不逢时”的感叹?

冯雷:倒也没有生不逢时,没那么夸张。因为当时流行像我们这种奶油小生演反派,长得特别阳刚的演正面人物,等我把自己做“旧”做“老”了以后,又出来偶像剧了。

其实倒也还好,因为在这个圈子时间长了,看了太多的起起伏伏,心态早就放平了。演绿叶也好,红花也罢,它都是职业需要。

当然啦,红了带来的好处就是能有更多的工作机会,就会有更多的话语权。我可以接到更多更好的角色,才能更好地发挥,能完成更好的人物创作,从这个角度讲,那当然越红越好了。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将自己定义为“演员”,而不是“明星”,在您看来这二者有什么区别?

冯雷:明星,尤其是现在的明星更广义,不单指演员。明星更重点的是在名气上吧,更星光璀璨一点,演员的主要工作是让自己塑造的角色更光鲜亮丽,我是这么理解的。

当然了,最理想的状态是能让更多的专注于演戏的好演员成为明星,而不是先成为明星,再回来学演戏,这个本末不能倒置。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您在郑晓龙导演执导,赵丽颖、罗晋主演的《幸福到万家》里饰演韩律师,这部剧也是备受观众期待,对于这个角色,您有什么方便透露给大家的信息吗?

冯雷:我演的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也是当代社会中的一类典型人物,这也是我第一次演律师,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不同的感觉。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超级卡司:在您塑造的众多角色中,最满意的是哪个?接下来还想挑战什么类型的角色?

冯雷:像《小姨多鹤》里的小石,《咱家那些事》里的李国立,还有《姐妹兄弟》《一马换三羊》,这几个角色我觉得完成度都还可以。

专访冯雷|赤子之心犹可鉴


特别是最近这两年播的《巡回检察组》里头的熊检察长,还有《老酒馆》里的贺掌柜,完成度都还可以,都在我的正常发挥范围之内。

至于接角色,也没有刻意想挑战的,我只希望后面演的角色个性能够更丰富一点,侧面多一些,比如说一些亦正亦邪的角色,这样演起来更有挑战性,也更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