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献舍式入戏到难以抽离孤独失落,张哲瀚拍《山河令》有多情殇?

2021-03-23 超级卡司

《山河令》的编剧小初说周子舒这个人物底色有二千个图层的灰,而他的饰演者张哲瀚又何尝不是呢?


出道十年来,他从无数角色的世界里走过,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硬汉”印象。所以在《山河令》播出之前,没有人认同陈凯歌说他“眼睛是妩媚的”、“有股多情劲儿”的评价,更没有人愿意把他和破碎的周子舒联系起来。



 《山河令》开机那天,张哲瀚还因身形健硕一度被认成了剧组的武术指导。谁也不曾预料到,就在那一天,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四个月后的杀青仪式上,他已然走进了周子舒的维度,腰似韧柳,身若飞絮,一双杏眼春波流转,连灵魂都是温温柔柔的。



张哲瀚说他被人买断了四个月的时间,在这四个月里他用献舍式的表演消耗着自己,让本在二维世界的周子舒来这人世间走了一遭。



与张哲瀚身影相重的周子舒,在原著肆意洒脱的基础上更多了份悲悯怆然。


捏剑诀、挽剑花时霁月清风、飘逸出尘,一招一式间尽显世家风骨。那种跃然眼前的老式武侠浪漫,竟让人生出张哲瀚本就会武功的错觉。



而五感尽失后茫然放空的神态和慢半拍的反应,又仿佛周子舒身体里的七颗钉子真的在时刻研磨着张哲瀚的血肉。



明知道沉浸式入戏会让自己遍体鳞伤,可张哲瀚还是殉道似地将周子舒嵌进了自己的骨子里,孤注一掷、义无反顾。


曾经听过一句话:被人理解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就像你躲在角落里,他却提着灯对你说“我能坐这儿么?”



张哲瀚不仅执灯坐在了周子舒的身旁,更和周子舒对影成了一人。


他偷了一段属于周子舒的时光,代替周子舒在那段日子一边承受着溺水般的孤独,一边肆意地爱着温客行。



所以他才会情不知所起,在失眠的夏夜里,诉说着专属于周子舒和温客行的缱绻暗语;



所以他才会在那场六月的雨里,躲进了“温客行”的房车,汗漫地说道“一场雨把我困在这里”;



所以他才会戴着温客行赠与周子舒的发簪,意有所指地向全世界恣意宣告“我有镜子了。”



所以他才会用一句“跟我走吧”,为周子舒对温客行的感情做了注脚。



体验派的演员总是带着一腔孤勇,他们从自我出发,生活在角色的情境里,把自己的情感幻化成艺术的一部分。


就像张哲瀚采访时说的,在那四个月里他就是周子舒,所以周子舒想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从不需要刻意地去隐藏情感。



可在登台之前要骗自己这是真的,在谢幕之后又要骗自己这是假的,本就是一场自戕式的悲剧。


张哲瀚打碎了自己骨骼重塑出来的周子舒,在杀青之后并没有及时抽离他的身体。


他红着眼眶感慨着,身边人都觉得他演完周子舒之后变得越来越温柔了。



于是他把自己成为周子舒的那段经历谱成了歌,起名为《不说》,放进了自己的新专辑里,并在专辑的随笔里写道:“在别人的梦里游离,在别人的故事里流泪,在别人的情绪里歇斯底里,我忘记了我自己。”



于是他把邀请龚俊来听自己首唱会当成了一种执念频频提及,因为那是除他自己之外,最能听懂歌词的人。



于是他背起行囊,来到了周子舒的家乡昆明,真切地吹着周子舒吹过的晚风,看着周子舒看过的四季花。



这一切都是他在和周子舒告别的仪式,因为只有把周子舒留在四季山庄,交还给温客行,张哲瀚才能昂首阔步地继续向前走。


与周子舒告别后的张哲瀚如是说道,“我在这四个月中享受这种孤独,等到播出的时候,就与你们在座的各位,产生某种特殊的联系。”



直到《山河令》播至中后期,我们才后知后觉地感触到张哲瀚口中的这种联系。


这才共情了他用温客行的口吻对周子舒说出“阿絮啊,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句话后的锥心疼;



这才明白了他嗔怪龚俊不想演周子舒时的那句“说明你不够爱周子舒,站在周子舒的角度,我就非常喜欢温客行”的失落;



这才懂得了“周子舒的另一个知己其实是张哲瀚”的深意。



这个春日,周子舒从月色薄雾里走出来,照亮了温客行的生命,也为我们这些看客注入了温柔而坚定的内心力量。


而张哲瀚也经历了拥抱他、成为他、抽离他、最后释怀走向下一个角色人生的艰难全过程。



我想这就是张哲瀚想探讨的演员和作家的相同使命吧?虽然他们自身不一定能达到那种高尚,但他们一直在探寻高尚,努力将答案用自己的方式传达给观者,并在这一过程中完成自我开解与自我升华,浪漫又伟大。



多巧啊,张哲瀚在拍戏时留给周子舒的最后一条微博,因为设置了半年可见,正好在《山河令》超点大结局这天消逝在我们的视线中。



真奇妙,这个世界,阿絮来过,又隐去。



热文推送


 景甜是如何一步步实现实红的?

*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意外好嗑!

*  三月上半场杀青剧集汇总

* 《司藤》剧组有多穷?

 曾经霸屏的演员在《锦心似玉》当工具人?

往期专访

罗云熙 

万茜

海清 

贾樟柯 

罗灿然

钟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