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春晚节目单官宣!虽像流量跨界秀,但刘德华周杰伦节目是惊喜

2021-02-10 超级卡司

在被各种路透和假节目单“洗礼”后,央视《2021年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单终于正式官宣出炉!(完整节目单请到文末查收~)



今年央视春晚首次采用环型屏幕,极大拓宽了舞台的视觉空间,相信大家在电视机前收看时定会有不同于往年的沉浸式体验。



在节目的内容和形式上,央视春晚也不乏新意。首次采用隔空连线的“云”互动形式,虽然刘德华、周杰伦因为疫情原因无法亲自到现场,但能以这种特别的方式参加春晚,对观众来说也是意外的惊喜。



从节目单上可以看出今年央视春晚想要紧跟时代、推陈出新、与民同乐的诚意,但观众们似乎并不买账,纷纷表示“春晚年味越来越淡”、“春晚门槛越来越低”、“春晚不再老少皆宜”······


那么一份让各年龄段观众都产生异议的节目单,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一:过度依赖流量


今年央视春晚的嘉宾阵容称得上是流量明星挑大梁。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王一博、李易峰、李现、任嘉伦、朱一龙、张艺兴、黄子韬、杨幂、迪丽热巴······集合在一起,就是一场内娱顶流大聚会。


除此之外,时代少年团、THE9(春晚改名无限少女)等偶像团体组合也出现在了节目单中,这是历届春晚鲜少出现的情况,由此引发的关于他们够不够资格登上春晚的讨论也是相当激烈。



正所谓,有流量就有讨论,有讨论就有热度,有热度就能完成kpi,央视春晚想要通过邀请流量明星来吸引年轻受众,为晚会增光添彩,这点无可厚非。


况且,上文提到的大部分艺人,他们身上不仅有流量标签,更有可以证明专业实力的出圈作品傍身,一股脑把他们归结为纯流量明星,的确太过主观。



再者,娱乐圈本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即使是像赵本山、宋丹丹、黄宏这样的春晚常青树,也总有力不从心的一天,拒绝春晚嘉宾更新换代这件事本就不现实。


所以从原则上来说,我并不反感年轻一代的流量明星登上春晚,毕竟谁不爱姣好的面庞和活力四射的青春气息呢?


我真正反感的是过度依赖流量明星,落脚在“过度”二字。



央视春晚本该是百花齐放、老少皆宜,既有爷奶辈和父母辈喜闻乐见的歌唱家,又有家喻户晓的小品演员,同时还有正当红的演员歌手,所有类型的明星济济一堂,共襄盛举。


老人和父母可以在春晚上找到他们年龄圈层的快乐和情结,我们也可以为了偶像在镜头里的惊鸿一瞥乱了心跳。一家人围在电视机前,吃吃喝喝、吵吵闹闹,画面好不欢乐!



反观近几年的春晚,流量明星占了大头,而真正该亮相春晚的艺术家们却因没有“人气”或被边缘化,或惨遭淘汰。


这种情况就导致大人们因“一个都不认识”、“怎么都长一个样子”等理由早早关了电视机睡觉,年轻人们也只在网络上看看自家爱豆的卡段。作为春节重要符号的央视春晚就这样失去了它该有的强存在感,连带着国人觉得年味也变得越来越淡了。



二:热搜控评甚嚣尘上


和流量明星扎堆“相辅相成”的是,近些年春晚相关话题几乎承包了除夕当天的所有热搜。


若热搜内容都是和节目相关,良心讨论春晚的看点和笑点,观众倒也欢迎。可事实上,冲上热搜的大部分都是各家艺人团队买的无关痛痒的词条:XXX好美、XXX红色大衣、XXX口红色号、XXX和XXX好甜······


明明是全国人民大联欢的春晚,最后成了艺人们争奇斗艳、立人设、甚至是炒CP的工具。



更不能忍的是,好不容易翻到一条正儿八经讨论春晚节目内容的,评论区还都是带着爱豆精修图和战绩图的粉丝控评:受邀即肯定、XXX好优秀、来看看正能量文艺工作者XXX吧······


每每看到这些都无力又无语凝噎,只能说大年三十晚上还在一线控评,没有人比粉丝更懂努力二字。



更可怕的是,爱豆登上春晚这件事,也成了粉丝炫耀的资本甚至是丑闻爆出后的一块遮羞布。接下来一年甚至是几年的时间里,你都会在各种评论区里看到类似这样的控评:“没有实锤不约哦,哥哥是上过春晚的,中央台认证的根正苗红的正能量偶像~”


这一切的一切都背离春晚初衷太远了,没有人想要在除夕夜还被营销号和饭圈文化荼毒,春晚的年味和意义就是在这些操作下被逐渐冲淡。



三:集体跨界不伦不类


从节目单来看,央视春晚更像是一场娱乐圈的集体跨界秀。演员跑去唱歌跳舞,爱豆跑去演小品,小品演员因流量不够春晚节目被毙,只能转型拍电影。所有艺人都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乘风破浪,美其名曰挑战自我,其实呈现的效果只有不伦不类。


此前央视春晚大联排时,潘长江蔡明,以及心麻花小品被毙一直是观众的意难平。



而杨丽萍发文称自己团队创作的以牛为主题的舞蹈作品无缘春晚,更是让观众愤愤不平。单是从造型定妆照就能感受这支舞蹈野性和力量的美,明明这才是大家想在春晚上看到的良心节目。



观众并不是无缘由的对明星跨界这件事嗤之以鼻,只是在去年央视春晚中,肖战、鞠婧祎、和谢娜的小品《喜欢你喜欢我》被批为最尬节目;朱一龙表演歌舞《青春跃起来》时多次走位失误;吴磊表演魔术《层出不穷》时,因为耳麦掉了被吓得满头是汗;张天爱跳舞蹈《泉》时,与其他舞蹈演员格格不入······


这些都证明了术业有专攻的重要性,如果这些艺人能表演自己业务范围内的节目,效果一定不会止于此。



故意设计的明星跨界混搭被批评为不务正业,被毙掉的节目反而是观众喜闻乐见的,如果今年春晚开播后效果依旧不理想,节目组真该好好反思下明星跨界这件事了。


四:小品新梗少,重煽情


小品向来是央视春晚的重头戏,也是观众最期待的节目类别。但近些年,春晚小品似乎遭遇了瓶颈期,最明显的问题就是:小品竟然不好笑了。


演员爱豆齐跨界,把小品演得不伦不类,的确是导致小品不好笑的原因之一,但问题绝不仅仅在于跨界。



首先是春晚小品从造梗逐渐变成了引用网络流行语。


遥想赵丽蓉、赵本山、宋丹丹、黄宏等专业小品演员参加春晚的全盛时代,那真是遍地是包袱,一碰一个响。



那时的小品剧本都是花了很多心思打磨出来的,小品演员随口蹦出来的台词包袱,都会成为当年最火的流行梗。


例如“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噢耶”、“不差钱”、“hello啊,饭已ok了,下来米西吧”、“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要命”、“要啥自行车”、“忽悠~接着忽悠~”……经典的台词梗可谓是不胜枚举,每一句都自带极强的画面感。



但近些年小品的原创包袱越来越少,几乎所有的台词包袱都来源于上一年的网络流行语。例如去年春晚小品中的“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单身一时爽,一直单身一直爽”、“我可太南了”……


这些网络流行语在登上春晚之前,早就广泛传播过了,等到除夕之夜再把它们捡拾起来炒冷饭,难免会让观众觉得没有新意,整段表演自然也就做不到掷地有声。



再者,近些年的小品都过度注重抬高立意,强行煽情。


小沈阳在参加《我就是演员》时就表达了他不喜欢现在小品这种喜头悲尾的形式,赵本山在之前的采访时也提到过说教式的小品根本无法让观众笑出来。



想想以前的春晚小品,虽然也都是大团圆结局,但至少是全程让观众发笑的。


再看看近些年春晚小品演到高潮时,先来一波烘托情绪的煽情音乐,再把镜头转向台下纷纷擦眼泪的观众席,小品有内涵这点是做到了,但同时也丢失了它最重要的快乐属性。久而久之,提到春晚小品,观众们也只剩下“无聊”、“提不起兴趣”这一类评价了。



作为春节的重要文化符号,央视春晚一直都是全国人民在除夕之夜不可或缺的一道大餐。但在春晚风格越来越年轻化、时尚化的同时,年味似乎也越来越淡了。


大量邀请流量偶像,并不等于紧紧抓住了年轻受众。到底什么样的节目才是各年龄段观众都喜闻乐见的,还需要央视春晚节目组认真思考。若春晚最终和各大卫视的跨年演唱会无异,那真是莫大的悲哀了。



热文推送


 这部港风武侠片有点好看

*  1月杀青剧集汇总

*  校园剧灵魂人物“潘老师”了解一下

*  金靖是如何将一手烂牌打出一个好局的?

 哪部大片能拿下春节档票房冠军?

往期专访

罗云熙 

万茜

海清 

贾樟柯 

罗灿然

钟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