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谍战片的方式演绎扶贫剧,这个“第一书记”很特别 | 专访孟浩强

2020-08-19 超级卡司


今年是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荧屏上也相应涌现出了多部以此为题材的主旋律正剧,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热播的《枫叶红了》便是其中一部。


该剧讲述了孟浩强饰演的主人公韩立主动请缨到嘎查村做第一书记,并带领当地群众摘掉贫困帽子,共建美丽乡村的故事。



但和剧中侃侃而谈的第一书记韩立不同,孟浩强本人并不是那么善于表达,所以在接受这次采访之前,他曾试图和经纪人沟通,「我可以不要露脸采访么,我怕自己说不好。」


当初导演邀请他出演韩立这一角色时,孟浩强也产生过同样的不自信。毕竟是第一次出演戏份这么重的大男主戏,而且这个角色还是280万驻村干部和第一书记的缩影,所以他脑子里有着一连串的担心,「不能让自己掉链子,不能让导演失望,不能让投资方亏本,更不能让全剧组的努力白费。」



在对自己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审判”和施压之后,孟浩强决定化压力为动力,在正式进组前,先深入到拍摄地嘎查村,和当地的群众同吃同住,通过真听真看真感受来帮助自己找到塑造韩立这一角色的灵感,并把台词中的大量扶贫相关术语融入到自己的内心当中。



同时,孟浩强还坚持每天跟着剧中韩立的原型——驻村书记韩军,一起挨家挨户地串门,仔细观察韩军在和百姓沟通感情以及解决问题时的一言一行。


在这个过程中,孟浩强受到了很深的触动,因为他惊讶地发现韩军竟然对嘎查村每家每户有几口人,都叫什么名字了如指掌,甚至对谁家有几只羊几头牛都如数家珍。「韩军书记绝不是去嘎查村镀金的,他是真的在扎根扶贫。」这也让孟浩强对韩立这一角色又多几份理解和敬畏。



在采访过程中,孟浩强一直用「收获颇丰」这四个字来形容自己接拍《枫叶红了》这部剧的感受。


第一份收获来自他体会到了坚持的意义。孟浩强清楚地记得,为了拍一场母牛生崽的戏份,全剧组在牛棚里不分昼夜地苦等了十几天。


等到母牛真的生产的那一刻,看着小牛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孟浩强眼里的喜悦和感动已经不是演出来的,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如果我们当时因等不及而放弃了这场戏,就一定感受不到那种希望的诞生和心灵的震撼。」



第二份收获来自他学会了松弛表演的精髓。孟浩强刚进组不久就要拍一场劝酒鬼白银宝戒酒的重头戏。当时他对这场戏的理解就是拍桌子发火吼人,情绪越激昂越好。就这样连续拍了几条后,他自认为这段表演已经无可挑剔了,可导演却一直没松口通过,只对他说了一句,「韩立你要明白,你在这部剧里面对的都是嘎查村的百姓!」


就是这短短的一句话,让孟浩强明白了脸谱化的愤怒并不能体现韩立作为书记的三观和格局,也是从那一刻他学会了要用松弛的表演方式,去把握角色的分寸,这样角色才能更加下沉接地气。



而第三份收获则来自于他变得更加自信了。首次出演大男主戏就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而且还是口碑收视双开花,这无疑消解了孟浩强在开拍前的所有担心,也对孟浩强的演艺事业起到了巨大的帮助,让他今后在塑造角色时变得更加游刃有余。



但取得这样的成绩,绝不仅仅依托于导演给了孟浩强塑造角色的机会,更在于孟浩强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紧紧抓住这次机会。


从拿到剧本后,孟浩强就一直在思考,如何把韩立这个角色与市面上同类型扶贫剧中的书记角色区别开来,演出独特的味道。


百般思忖后,他决定用谍战片的方式来演绎。因为韩立原本是当过警察的,有这个职业基础,韩立必然更善于观察、思考和推理,谍战表演方式不仅符合人物特征而且可以给观众更新鲜的追剧体验。并且,他理解的剧中韩立在解决嘎查村百姓种种问题时,说白了也是人与人在脑力、心理、和力量上的较量,这和谍战片有着很多相似之处。而播出后通过观众们的反馈和评价,也证明了孟浩强这一诠释方式是非常正确且成功的。



不仅如此,韩立这个角色在剧中的一言一行也都是孟浩强深思熟虑后的呈现,就连最简单的“笑”,他都演出了不同的层次感。


「刚到嘎查村了解当地百姓情况时是憨笑;面对张志龙的挑拨离间时是假笑;面对包七十三等人拙劣的表演时是无奈的笑;被同事不理解时是苦笑;面对母亲的担心时是安慰的笑;出现危机时是不逊的笑;看到百姓脱贫致富后则是真诚幸福的笑······」



孟浩强在采访时认真地阐释着韩立笑容背后的不同含义,也正是他对角色用心的揣摩和扎实的演技,才成就了《枫叶红了》这部剧里生动立体又真实的扶贫干部形象。


为了能够全身心投入到韩立的角色创作中,孟浩强去年一整年没有再接其他戏,而且因为对这个角色倾注了太多心血,导致他在杀青半年后依旧无法彻底从角色中抽离出来,一度处于失眠状态。


但对于这一切,孟浩强都甘之如饴,在他看来,「演员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真”字,真实地相信自己的角色,真诚地对待自己的表演,就一定能获得观众的肯定。」



孟浩强对演戏认知的宽度和广度,让人很难相信他是一位半路起家的演员。而他戏里戏外展现出的硬汉气质,更让人难以置信他竟是跳古典舞出身的。


当年出于对演戏的浓厚兴趣,孟浩强毅然决定转换赛道,舍弃多年的舞者身份从零出发,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学习表演。



从中戏毕业的那一年,他已经31岁了,这对演员来说,并不是一个非常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年纪。但孟浩强却十分享受当下年龄段带给自己的成熟、冷静、以及责任感,「我自认为对于演员来说,年龄不是问题,阅历多了反而对角色会有更好的认知度、判断力和感受力。」



《一代枭雄》里的来运、《二炮手》里的小黄、《青年医生》里的侯宇、《北方大地》里的牧仁······年龄赋予孟浩强的积淀,让他享受在不同类型角色中挑战自我的快乐,至于是主角还是配角,戏份多还是少,从不是孟浩强在意的问题,因为他一直坚信,「哪怕再烂的戏,只要把自己的角色演好了,也总能被观众看见。」



滑动查看更多


演戏对于孟浩强来说,从来都不是单纯谋生的工作,而是已经内化成自我的一部分,融入到了血液中去。而这份热爱与投入,定会让他未来在演艺道路上比别人走的更远一点、久一点。


无论是过往塑造过的角色,还是言谈中对表演的敬畏之心,都会让观众误以为孟浩强是走严肃老干部气质的。但其实射手座AB型血的他,在生活中是一位天马行空,且行动力极强的有趣灵魂本人。



他曾在凌晨开车4个小时到南戴河看海,只因觉得电视里播放的冲浪场景很美;也曾仅仅因为喜欢修车,就把自己新车的零件全部拆下来重新组装。


上一秒还在河边放空垂钓,下一秒就可以抱着浪板乘风破浪,宜动宜静,热爱冒险,突破界限、探索未知,这是很少人看过的,站在角色背后的真实的孟浩强。



在采访接近尾声时,孟浩强突然真诚地说道,「我很感谢这次的交流,它给了我一次重新梳理自己的机会,聊完的那一刻我瞬间清醒了,也好像不再惧怕采访这件事了。」


从不自信到重拾信心的过程,一直是孟浩强钝化自我,抬高角色的修行。他就像一艘搁浅很久的船,如今终于等来了起航的风,那就把船帆扬起来,即刻出发。







卡司专访


当初为什么选择接《枫叶红了》这部剧?

不是我选择这部戏,而是导演选择了我,因为我并不是那么有名气,之前也没演过男一号,心里是比较忐忑的。我和导演之前合作过《北方大地》,他觉得我比较适合韩立这个角色。当时我压力特别大,因为是700多场的大男主戏,还是代表着现实生活中280万驻村干部和第一书记去演这个角色,所以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演诠释好。但导演觉得我当时倍感压力的状态和戏里韩立到嘎查村开展扶贫工作时的状态是有共通点的,所以觉得我能胜任这个角色,而且导演也觉得我需要这个机会也能抓住这个机会证明自己,是导演的支持和鼓励让我一路走了下来。


 您认为要想诠释好韩立这个角色,最关键的是什么?

平时接触脱贫攻坚这个词只是概念性的,当我真正要去演这个角色时,就依次需要体验、理解、创造、成为角色这四位步骤去完成好这个角色。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您曾深入当地和村民们同吃同住体验生活,这段经历为您塑造角色提供了哪些帮助?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我需要扎根当地老百姓的生活,去了解他们的日常和思想观念,这样我就能从当地百姓的嘴里了解到驻村书记到底付出了什么,真听真看真感受,这对我塑造角色非常有帮助。


听说这部剧的拍摄条件非常艰苦,您能和大家分享下当时的情况吗?

比如说有一场等牛生崽的戏份,结果牛十多天都没生,我们只能每天白天拍戏,晚上熬夜在牛棚等,内蒙古那边越晚天气就越冷,牛棚的味道也特别大,真的非常艰苦。很多人都想放弃了,但导演坚持要拍牛生崽的真实过程,这让我非常佩服。突然有一天牛真的生了,还正好是在我冲进牛棚的那一刻生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动物生产的场景,这对我来说是心灵上的震撼,也可以说是一种希望的诞生,觉得我们付出的所有等待都值得了。小牛站起来倒地又继续坚持站起来的样子也让我见识到了生命的顽强。


嘎查村第一书记韩立这个角色在生活中是有原型的,您有和他交流取经么?

有呀,原型叫韩军,他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我以为干部多少都会有架子,但他和任何人都没有距离感,而且他性格雷厉风行,每天都会挨家挨户的溜达,和百姓沟通感情,了解百姓的生活,解决百姓的困难。我在和他一起溜达的那些天,真的找到了很多创作韩立这一角色的源泉。毫不夸张的说每家每户有多少人,每个人叫什么他全都了如指掌,就连谁家有多少只羊和牛,他都装在脑子里,真的是发自内心真诚地为百姓付出。他不是为了业绩去镀金,而是真的扎根去扶贫,他是我们提炼故事塑造人物最关键的一环。


对您来说,拍这部剧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如何处理好角色,把握好角色的分寸感,是我遇到的最的困难,所以我会提前做很多功课,尤其在体验生活过程中,我会逐渐把扶贫的专业术语融入了自己的内心中,这样在表演时我就不是在僵硬地说台词,而就是我本人说出去的话。


您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什么?

是我劝巴音老师饰演的酒鬼白银宝戒酒的那场戏,那场戏是刚进组没几天时拍的,我当时理解的表演状态就是要直接对白银宝拍桌子发火,我自认为那场戏拍的很好,但导演就是不给过,但导演最终说的一句话让我瞬间找到了韩立这个角色的逻辑思维和处理方式。导演说韩立面对的所有人都是老百姓,所以我明白了韩立这个角色的三观和格局一定要更高,不然就不能完成带领百姓脱贫致富的工作。这场戏对我之后演韩立这个角色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从那一刻我的表演开始松弛下来了,塑造的人物也越来越接地气了。


您觉得自己真正触碰到韩立这个角色是在哪个时刻?

有两场戏,第一个是刚才提到的让白银宝戒酒的戏,第二个就是我和白银宝儿子诉说自己过往经历的一场戏。但其实韩立这个角色并不能靠一场戏就触碰到, 他真的需要很多场戏去铺垫,像水一样在流动,最后灌满整个大地。


第一次演真正意义上的大男主戏感觉如何?

收获太大了,让我自信感瞬间提升了,以后再创造别的角色也更加游刃有余了。之前在拍戏时我总是审判自己,担心自己名气不够大,怕角色塑造不到位,但如今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收视率不错,也得到了观众们的肯定,这让我非常开心和激动。


 自己主演的作品能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这对您来说一定非常有意义吧?

非常有意义,因为这是对团队付出和自己表演的认可,也对我今后的演艺事业起到了巨大的帮助,让我更加自信,也让我学会了更加真诚用心的去创造角色,不辜负所有人的期待,这是我的财富。


您去年只接了《枫叶红了》这一部剧,是为了全身心投入到这个角色中么?

是的,因为刚和导演接触时我就对这个角色非常感兴趣,前期也要做大量的功课,所以我必须全身心投入到这个角色。而且拍完这部戏半年了我从身心和体力上都还没有彻底走出来,因为拍戏时体量大压力大,所以导致自己长期都处于失眠状态,这需要我拿出一定时间去调整。


拍完这部剧,您对国家的脱贫攻坚政策有着怎样的心得体会?

我觉得脱贫攻坚不单是让百姓致富,建设美丽家乡,更是在精神上和三观上让百姓有所改变,让他们重提对生活的认识和热爱。也这让我反思在日常生活中,如果遇到亲戚朋友无助迷茫的时刻,我一定要伸一把手帮助他们,有可能我的一个善意的举动就能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


您觉得像《枫叶红了》这种正剧主旋律剧,该如何走向更为广阔的受众,实现破圈?

我觉得戏的题材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剧本、角色、团队、演员,我相信只要这些做好了,不管是什么题材的,都会得到观众的认可,农村戏也可以让观众从中得到欢乐和启发。演员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真”,真实真诚,相信自己的角色,就一定能收获大家的肯定。


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做演员这条路?

虽然长得比较硬汉,但其实我之前是学跳古典舞的,从七八岁跳到了二十多岁,所以我感受力和意志力会更强一些。开始对表演感兴趣是因为当年看了很多国外的电影启发了自己,然后哥哥也建议我去尝试做演员,所以我就从零出发,去中戏学表演。


演戏对于您来说,是一份单纯的工作,还是已经内化成了自我的一部分?

已经是自我的一部分了,它绝不单单是一份工作了,它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里了,就连我的生活也会随着它发生变化了。


您本人非常的低调,微博也不常更新,所以不拍戏的时候您都会做些什么呢?

平时比较喜欢打高尔夫、滑雪、游泳、喜欢在海上乘风破浪的感觉。我还有个爱好就是钓鱼,很多朋友不理解,觉得钓鱼更多是老年人的兴趣爱好,但我非常享受钓鱼的过程,它能让我静下来放空自己。同时我还喜欢修车,经常拆卸组装自己的车哈哈


你觉得自己是怎样性格的人?

我是一个射手座,而且是AB型血,所以想象力丰富,比较天马行空,而且行动力极强,记得去年有一次晚上12点多,我在电视上看到别人在海上冲浪,觉得非常美好,我就立刻换上衣服,拿上装备,开车4个小时到了南戴河,但因为那天天气不好看不清大海,我就又开车回到了家里。


对于自己的演艺事业您有什么目标和期许么?

就是希望自己继续感受不同角色带来的快乐,体验不同的人生。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很幸运了,只要时刻做好准备,机会来了我就一定能抓住。所以我不太去想自己要什么,而是要去想现阶段的自己还缺少什么,还需要补足什么。



在超级卡司公众号回复“孟浩强”,获取演员更多信息。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浏览最新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