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虹辰 | 《流浪地球》中扫射木星的钢铁型男, 竟是本质文青?

2019-03-05 贾小晨 超级卡司

说起电影《流浪地球》中让观众们有记忆点的名场面,中国救援队的成员锤子手持加特林扫射木星绝对榜上有名。

 

随着剧情的推进,木星成为地球逃离太阳系第一个“无法征服”的拦路虎,希望之火摇摇欲坠,扛起加特林对木星的宣泄成为情理之中。短短的几秒镜头中有绝望、有不甘、也有救援小队的热血与坚决。

 


而锤子的饰演者李虹辰也因为这个镜头,让人印象颇深,更在网友中引起互动。

 

有网友制作表情包以“当事人”木星口吻诉说委屈:“先利用我,然后炸我,还冲我开枪骂脏话,我从头到尾做错了什么?”而“始作俑者”的李虹辰现身“自首”。



作为CN171-11救援队的重火力手,锤子成为队伍中最硬核的成员,扛起加特林解决所有人为无法解决的困难,为了诠释好这个热血的硬汉角色,李虹辰所在的救援小队在开拍前一个月接受了扒皮式的军事和武术训练。



但这些训练只是前奏,最难的是开机后每天要穿的外骨骼机甲。「其他人的外骨骼机甲平均重量大概是80多斤,我的外骨骼因为有加特林重武器加持所以将近130斤,现场开工拍摄十多个小时,穿上之后几乎不脱,所以还是很有挑战性。」


130斤,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重量,穿上后想正常站起来都吃力,更何况每天还要进行十多个小时的拍摄,在加上头盔内部因为封闭而缺氧,可以说在拍摄的那四个半月期间,李虹辰每天都在忍受着生理极限。在心疼演员的剧组兄弟们特意制作了“龙门架”可以在演员休息的间隙分担外骨骼的重量。而因为造型独特,达叔(吴孟达)每次都会开玩笑说“北京烤鸭又挂上了!”

 


当被问到这些困难都是怎么克服下来的?李虹辰说只有两个字:「信念」。

 

吴京曾在采访中说过「《流浪地球》即使拍烂了也比没拍强,因为有7000人参与了这部电影的制作,未来,这7000人就是中国科幻电影的种子。」这不仅是吴京的信念,也是参与制作这部电影的全体人员的信念。因为这份信念,李虹辰从当初接到角色邀请时就决定全力以赴,拍摄过程中也从没说过一个“苦”字。

 


如今,仍在映期的《流浪地球》以45亿的票房暂时成为中国电影票房亚军,所有工作人员的辛苦都没有白费。「筹备4年,拍摄加后期1年,最终所有的辛苦都得到了回报。」科幻片一直是国产类型片的痛点,具有顶级欣赏水平的中国观众仍然期待着国产科幻的诞生并对它十分宽容。提起这些,包括李虹辰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十分动容。

 

当被问到以往呈现的角色“不是在监狱,就是搭伙去监狱的路上”时,李虹辰大笑。



李虹辰曾说过,他最向往的状态就是可以得到更多角色的青睐,又可以回归生活保持自我。所以这些年他尽量做个纯粹的演员,把自己建立在角色身上。熟悉他的观众,知道他是《你好,疯子!》里的暴躁司机杨猛、《莫斯科行动》里的凶戾悍匪朱三,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李虹辰。

 


演员将身体和心灵托付到角色身上,在剧本的基础上二次生长,被周围发生的事情催促燃烧。通过伟大,通过真实激起观众的热情,伟大掌控群众,真实攫住个人。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演员,同时我也生活在舞台上,相较而言我更希望观众可以通过剧场来认识我。」

 

戏剧演员有种自律般的矜持,他们热爱表演,热爱舞台,但更热爱观众,更感恩观众的每一次掌声。从大学开始,李虹辰在话剧舞台上摸爬滚打,在每一次喝彩里稳步成长,谢幕时观众的一次欢呼,撬动的是每个戏剧演员柔软的初心。追光打在演员脸上,面前隐着几百双迫切的眼睛,演员的表演与观众的目光积极“互动”,舞台也因为观众的存在,有着致命的吸引。



长期演话剧的演员通常都带着一股文艺气息,李虹辰也不例外。他喜欢摄影、喜欢弹琴唱歌、喜欢和朋友聊天迸发的灵气、喜欢在网上分享生活的感悟、开过属于自己的酒馆、去过西藏支教、最近还迷上了油画涂鸦,「我非常喜欢巴斯奎特的涂鸦作品,在看似一片混沌中得以释放。」

 


反差很好的形容了他,冷酷的外形吸引了很多粗犷暴力的角色,身上却有股子“少年气”,少年气不是幼稚、自我的代名词,反而是一种通透明朗和不忘初心。喜欢一个人看电影,可以全身心投入进去,流泪不至于狼狈,大笑不至于顾忌,入戏仍可以回味。一部电影历一段人生,行走在尘世间,不忘来路和初心。「作为演员更倾向于感受真实的自己,所以荧幕形象和生活中都是自己真实的一部分。」

 


如果你有机会深入了解李虹辰,你就会发现他比他的角色更有故事更有魅力。

 

去年的生日那天,李虹辰送给了自己六个字:「愿自在,望精进」。让我想起了雨果的那句话,「演员能力的锻炼永无止境,只有谨慎而谦虚的表演者才能日渐优异。」希望李虹辰永远保持着那份初心,一直享受着表演带给他的那份纯粹的快乐。




卡司专访

当时是一见组,导演就定了您演锤子这个角色么?

是的。得到导演的邀请,十分荣幸。


如今《流浪地球》的票房已经破45亿了,您有什么感触么?

筹备4年,拍摄1年,最终所有的辛苦都得到了的回报。


 听说您为了诠释好锤子这个硬汉形象,接受了“扒皮式”的军事和武术训练,能和大家分享下是怎样“扒皮”的么?

我们CN171-11救援队在开拍前一个月左右有进组进行一些体能训练,军事训练,外骨骼攀爬等。涉及一些军姿,专业手势。另外因为拍摄期间我们救援队是有一个外骨骼机甲穿在身上的,平均重量大概80多斤,我因为有加特林重武器所以有近130斤,现场开工拍摄十多个小时,穿上之后几乎不脱,所以还是很有挑战性。


您每天穿130斤的外骨骼拍摄这部电影,当时是怎么克服负重拍摄的困难的

信念。


您本人蛮瘦的,可电影里看起来特别壮,是有专门去增肥健身么?

平时也有健身,拍摄的时候强度更大一点,所以可能作品里面有些壮。


观众们对您在影片最后用加特林扫射木星的镜头印象极其深刻,能和大家谈谈这段戏么?

这段戏是承上启下的一段戏。


《流浪地球》这部电影大部分都是在绿布前拍的,电影场景纯靠演员脑补,这对您来说难度大么?

剧组十分专业,会最大限度的帮助我们。举个例子,影片中呈现的装甲车,当时是剧组制作了一个灯光框架搭建的车模辅助我们的表演。


您在电影中一出场,就有很多观众觉得您很面熟,表示看过您很多影视作品,所以您是怎么看待戏比人红这个问题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演员,当然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表演不一样的角色。但同时我也生活在舞台上,相较而言可能有的时候更希望观众可以通过剧场来认识我。


看您微博,您最近好像喜欢上了画油画?

最近创作欲望有些泛滥,个人也非常喜欢巴斯奎特的涂鸦作品,在看似一片混沌中得以释放!



您给大家留下的荧幕印象通常都是暴脾气的硬汉,但看您微博您似乎更细腻更文艺,所以哪个性格是真实的你?

作为演员更倾向于感受真实的自己,所以荧幕形象和生活中都是自己真实的一部分。


新的一年您对自己有什么期许和目标么?

希望以前参与的作品可以如期上映,尝试一些离自己相对而言比较遥远的角色,希望亲友平安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