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铭顺︱从差点成为非法外劳到国宝级演员,他对演员事业永葆热忱

2019-02-22 冉小星 超级卡司
电影《一吻定情》上映前并不被看好,一是因为珠玉在前,二是观众对男女主的选择存疑。

 

没想到,上映之后电影却向观众发出了“真香警告”,很多观众在看完电影后被王大陆和林允版的直树湘琴之间高甜的互动击中了少女心,纷纷感叹“一吻定情太甜啦!”

 

而其中,李铭顺的出演也让观众大呼惊喜,堪称电影的一大亮点。




结婚,一定要跟自己喜欢的人


李铭顺决定接演江爸这个角色和导演陈玉珊有很大关系。


当初,陈玉珊导演亲自给李铭顺打电话邀约。她希望李铭顺能给观众带来“全然一新”的感觉,也希望直树一家人都是高颜值的。在听到这样的说法后,李铭顺心中窃喜,“听到时挺开心的,因为我也是属于家里的一份子嘛!”



不错,和李铭顺一样,《一吻定情》中的江爸江以利,成熟稳重、有质感、男人味十足,是妥妥的成熟帅大叔形象,也因此收获了很多观众的表白。



在职场上,他是掌握公司生死命脉的决策人,是人人艳羡的成功人士;面对老友,即使几十年过去,他也能尽自己所能对其伸出援助之手;回归家庭,他感情细腻、有担当,是给人十足安全感的一家之主。


面对妻子时,他有着用不完的温暖柔情。他理解妻子所有的天马行空,一直尽心呵护着她,让她永远保持那份童真。



儿子感情失意,他推己及人,告诉直树“结婚,一定要跟自己喜欢的人”,从而促成了直树和湘琴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这句话,不仅是影片中江爸的生活感悟,同样也是李铭顺感情生活的注解和一直信奉的准则。


因为妻子范文芳,就是他的一生所爱。


1998年,两人因为在《神雕侠侣》中饰演杨过和小龙女成为当时最火热的“荧屏情侣”。



因为“浓浓的cp感”,两人作为“情侣档”主演了多部影视剧:他们是《白蛇新传》里的许仙和白素贞,《奔月》里的后羿和嫦娥,《大喜事》里的方子杰和谢文琪......



在剧中,他们演绎着别人的爱情——杨过和小龙女,许仙和白素贞,后羿和嫦娥......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也慢慢走到了一起,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狠狠幸福着。


2009年5月16日,对于李铭顺来说,应该是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之一吧。这一天,李铭顺和范文芳在新加坡注册结婚,经历了六年爱情长跑的两人终于修成正果。



婚后的两人蜜里调油,也一直被看作模范夫妻的范本,范文芳毫不吝惜地诉说着自己对李铭顺的爱意,而李铭顺则把范文芳宠成了公主。


“最重要的是两个人一定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开心不开心都要一起扶持,彼此信任、体谅、礼让,我相信如果都做到的话一定会很幸福。”说起这些年的相处,李铭顺的眼里满是柔情。


2014年8月9日,儿子Zed出生,这段感情结出了最美的果实、有了最好的证明。



从此以后,家庭更是成了李铭顺心中最深最珍贵的牵挂,他也无时无刻不在谨记、履行着自己作为丈夫作为父亲的责任。


“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一个负担,但对我来说这不是负担,而是快乐。”这可能就是常说的“最甜蜜的负担”吧~


他的爱可能不似美酒般醇香浓烈,却胜在细水长流。



只要观众喜欢看我演戏,我就很满足了


“新加坡第一小生”、“新加坡国宝级演员”......很多人仰望李铭顺头顶耀眼的光环,也心甘情愿为他舒服自然又纯熟精湛的演技所折服。


“演技派”“老戏骨”,很多人会这么称呼他,对此,李铭顺本人倒看得淡然,“演技派我绝对不敢当,只要观众喜欢看我演戏,我就很满足了。”


但不能否认的是,李铭顺的演技有目共睹。当然,也很少有人能看出来,其实他并非科班出身,所以能走上演员这条路并功成名就,大概就是大家口中的“老天爷赏饭吃”。



李铭顺祖籍广东,出生于马来西亚马六甲,因为家里成员众多,小小年纪就要自己打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早早进入社会工作后,还差点和朋友偷渡去德国做非法外劳。


不过,好在他最后选择了新加坡。刚到新加坡的时候,因为学历不够高,最初只能到电子厂当技工,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兼职做模特。参加“才华横溢出新秀”,让他的人生迎来了转折点。那场选秀他一举夺得男子组亚军,并以模特身份正式进入演艺圈发展。



做了一段时间模特之后,李铭顺开始接触影视剧,刚开始演的大都是配角。直到《和平的代价》出现,他首度挑起大梁,饰演男主谢国民,没想到获得了当年的红星大奖最佳男主角奖。


之后他戏约不断,发展简直可以用“开了挂一样”来形容。他是《神雕侠侣》中的杨过、《陆小凤之决战前后》中的西门吹雪、《白蛇新传》中的许仙、《如来神掌》中的陆小瑜、《奔月》中的后羿、《突然发财》中的阿顺......有了这么多经典角色的加持,李铭顺顺理成章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童年男神”,地位至今无法撼动。



其中,要说对李铭顺意义最大的还要数1998年的《神雕侠侣》。这部剧不仅一直被看作是他和妻子范文芳的定情之作,也让李铭顺在整个大中华地区都广受欢迎。


可能在很多人心中最经典的杨过是古天乐版的,但李铭顺版的丝毫不落下风。年少时期丰神俊逸、坦荡磊落,在经历了岁月的磨练与洗礼之后,则更加成熟淡然、宠辱不惊。



不过李铭顺一直是个对工作充满热情的人,他享受人生的每个阶段,也会把目标设的很远很远,永远都走不完。他不愿止步于眼前的成绩。他向往挑战,渴望蜕变,在到达一个巅峰之后,便向着另一个目标进发。


于是,40岁的他毅然放下在新加坡取得的所有荣誉,卸下光环,选择以台湾为起点,闯荡国内演艺圈。


在国外发展,碰到工作上的困难和生活上的不习惯在所难免。“只要你喜欢你的工作,对于你的工作有热情的话,这些困难都不是问题。”李铭顺觉得热情是克服一切困难的钥匙。


在《亲爱的,我爱上别人了》中,李铭顺饰演李绍文,一个和妻子渐行渐远的丈夫,虽然角色并不讨好,但他凭借内敛不张扬的演技把角色诠释得真挚动人。更是一举夺得第49届金钟奖“戏剧节目男主角奖”,他也成了金钟奖第一个获奖的台湾以外地区的亚洲男演员。



“得了一个奖,工作可能会多一点,角色也稍微好一点,但并不就能带动整个事业到最高峰。”得奖后的李铭顺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淡然,因为相较于取得的成绩,他更在意的是诠释不同角色的机会。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谁是卧底之王牌》中为了逼供不择手段的审问员宋雨秋;《痞子英雄:黎明升起》中极具魄力与气势的参谋总长蒲志刚;《神雕侠侣》中狂傲不羁、亦正亦邪的黄药师;《一路繁花相送》中帅气潇洒,永远是辛辰最温暖的避风港的小叔辛开宇......



杨过成了黄药师,曾经的小鲜肉成了如今的成熟帅大叔,而李铭顺,仍然是那个不忘初心、宠辱不惊的自己。



人们都爱调侃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但对于李铭顺来说,这把刀对他似乎格外宽容。


“我觉得岁月让我变得越来越踏实、越来越冷静、越来越快乐,尤其是结了婚生了小孩以后,到现在我都一直处在幸福快乐的氛围里面。”


对于一直付出饱满热情的演员事业,李铭顺也坦言如果哪一天自己对于这个行业没有兴趣了,就会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但我希望我到老还是对这份工作充满热情”,他说。




卡司专访


在电影《一吻定情》中您饰演江直树的父亲,这个角色哪里吸引了您?

这个角色是陈玉珊导演打来电话,说想要翻转之前漫画里面爸爸的形象,想要有全然一新的感觉。我会演出这部电影其实跟导演有很大的关系,再来就是因为王大陆和钟丽缇,后来导演也有说到他希望直树一家人都是高颜值的,听到时挺开心的,因为我也是属于家里的一份子嘛!所以就决定接了这个角色。


您之前有看过原版吗?您觉得您的角色和之前的相比有什么不同或者新的突破吗?

我完全没有看过这个漫画,关于漫画里面的角色都没有很清楚。导演当初跟我聊的时候有聊到说里面江父的形象是秃头的,跟我的形象完全不一样,所以我想,以我的形象演出,可能就是最大的一个突破了。


现在很多像您一样知名的演员比较排斥家庭父亲的角色,而是另辟题材,您是否觉得演了父亲的角色就把自己的戏路定死了?

不会排斥演父亲类型的角色,我觉得一个人成长到了一定的年纪,只要接到的角色是符合现在状态的,演得舒服,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就算是父亲的角色,也有很多发展跟选择的。所以我很享受当一个演员,在自己的人生过程中情感肯定是有增无减的,所以我反而觉得现在这个阶段有很多的感觉和情感想要表达给观众看,而且我觉得中年的角色其实有很多可能性,也都是很饱满的。


《一吻定情》选在情人节上映,您和芳姐也在微博塞了大家一大把狗粮,想知道您和芳姐每年的情人节都是怎么过的?您会精心准备惊喜吗?

我跟我老婆每年的情人节,都过得挺简单的,每一年都会一起吃饭度过。我觉得怎么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个人当天在一起过的感觉,浪漫的过程。但是这几年因为有了孩子,我们的情人节方式都一样,只是多了一个成员,就觉得这个情人节的气氛又有别于以前。我们都很享受目前的这种庆祝方式,就是三个人一起度过,不会特意把孩子交给父母照顾,就是选择三个人一起,我觉得这是老天送给我们的!


我们都知道现实中您和芳姐一直超级恩爱,被当作模范“真香”夫妻的范本,您可以和大家分享下关于婚姻和生活的经验和感悟吗?

婚姻,你说它简单,其实它不简单,但是你说它容易,有时候也蛮容易的。我觉得不要去想得太复杂,最重要的是两个人一定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开心不开心都要一起扶持,彼此信任、体谅、礼让,我相信如果都做到的话一定会很幸福。


有想过什么时候退休吗?有规划过您和芳姐退休后的生活吗?

退休还早呢!我儿子才不到五岁,所以接下来还有很多年需要奋斗呢!我相信我应该不会选择退休吧,我一定会一直做到老,我觉得有工作是最快乐的事情,生活才会充实、踏实,我希望这种感觉能一直陪我到老。


您希望Zed以后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会考虑让他进入娱乐圈吗?

ZED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我觉得现在有点言之过早吧。我们两夫妇倒没有那么希望他进入娱乐圈,还是希望他从事别行,虽然每个行业都不容易,但我们都知道这行太辛苦了,希望他还是不要步我们后尘!但担心基因的问题,如果他以后有想要往这方面发展,我们也不会阻止他,主要是他自己的选择,选择自己喜欢的,我们还是会支持他。


有了家庭之后,做演员拍戏还是会占用您大部分的精力吗?

我觉得虽然拍戏的时间特别长,总是无法完成一些本来生活中想要去完成的事情,但是这个本来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一定会好好的去享受过程。其实每个工作都需要付出精力和精神,最主要是你对这份事业有没有热忱才是关键,除非哪一天我对于这个行业没有兴趣了,我就会离开去做别的事。但我希望我到老还是对这份工作充满热情,希望它还是占据我的生活,我觉得我是幸福快乐的,因为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您的演技一直给人自然、舒服的感觉,且备受好评,现阶段有没有特别想挑战的角色类型?对于演技派您是怎么理解的?

谢谢大家的夸奖,其实我还在努力当中,还在努力怎么把戏演得更好,所以现阶段没有所谓的希望可以演什么角色,但是希望什么角色我都能够演的称职、能够呈现好,所以现在其实还在继续往上爬。至于演技派我绝对不敢当,只要观众喜欢看我演戏,我就很满足了。


您是否关注大陆的影视环境,您喜欢哪位大陆的演员?为什么呢?

中国的演员好多我都很喜欢他们的作品,多的应该超过十根手指头吧?!如果一一说的话实在是太多了,只希望哪一天有荣幸跟缘分可以有机会跟他们一起合作。因为总觉得中国的演员都是科班出生的,觉得他们很厉害,以前都想说如果自己本身有一个这样的经历的话,对自己现在的演艺生涯会有更好的帮助,所以其实挺欣赏他们、羡慕他们的。


您是新加坡的国宝级演员,当初是什么让您选择孤身一人来到国内发展?刚过来的时候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其实我也不算完完全全到中国拍戏,我还是来来回回在新加坡还有亚洲一些地区去拍戏。我本身觉得自己属于游子,从马来西亚到新加坡发展的一个游子,对于我的性格我比较喜欢到处去工作、到处交流,已经习惯了这种独立的性格。到国外去拍戏刚开始一定会碰到一些困难和生活上的不习惯,所以我觉得只要你喜欢你的工作,对于你的工作有热情的话,这些困难都不是问题,因为热情你都能渡过这些难关的。


都说“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您即将进入人生的新阶段,在新的阶段有什么想要达到的目标或者期待吗?

人生每个阶段从抵达到经过到过去,我都会把目标设的很远很远,永远都走不完,所以到达每一个阶段的时候我都不会想说这个阶段一定要做到什么事情,我只会去好好的享受这个阶段,然后去寻找这个阶段能够带给我们快乐的东西,一些经历也好情感也好,然后好好的去享受它!


您觉得岁月让您发生了哪些改变?

我觉得岁月让我变得越来越踏实、越来越冷静、越来越快乐,尤其是结了婚生了小孩的过程,到现在我都一直处在幸福快乐的氛围里面,很庆幸自己有一个这样的经历。性格和人的部分肯定是会有改变的,因为你的生命已经不只是你一个人了,你必须要对家人负上责任,虽然这听起来像是一个负担,但对我来说这不是负担,而是快乐。


现在很多大叔类型的演员都被冠以“油腻”的标签,您是怎么定义油腻这个词的?您觉得自己油腻吗?

我一直都提醒自己,不管我走到哪个阶段、到什么年纪,对于演戏这份工作我都一定要付出100%的努力和认真。去创新,接受新的东西,或是说去迎接未来的事物和社会,保持热忱不能够原地踏步,不管我到了什么年纪我都这样提醒自己。所以我觉得身为一个人,不管在哪个领域,当人家说你油腻的时候其实是一件挺伤的事情,所以我一定永远不会让这个事情发生的!


您平时不拍戏的时候喜欢干什么?

平时不拍戏时的生活真的是很简单,就是投入在家里的生活,跟家人一起的生活,跟老婆一起照顾孩子,一起简单的生活。那如果有多余的时间就是打打高尔夫球,其实这样生活就很满足了,也感觉到非常幸福!


接下来还有什么作品和大家见面吗?

前阵子在中国去客串了两部电视剧,而我接下来就会去到台湾省拍一个六集的电视剧,是一个小说改编的,是非常接地气的角色。可以说在某些方面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所以大家敬请期待我接下来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