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乃文 | 骨子里的不自信让我更加努力

2019-02-21 贾小晨 超级卡司
李乃文一直把自己称为“影视工作者”,表演是他的梦想也是他的工作。他喜欢把自己藏在角色身后,用一个个鲜活的角色去证明自己曾经的梦想得以实现、如今的事业还算有成。至于红不红什么的,自始至终都不在他的考量范围之内。

 

他说,「能叫出我名字,却不记得我的角色,那才是身为演员的最大挫败感。」

 


所以从事影视表演工作近二十年,观众们知道那张脸是《动什么别动感情》里的小李美刀;是《集结号》里的爆破手吕宽沟;是《爱在苍茫大地》里的“膏药”袁庆;是《借枪》里的银行经理杨小菊;是《风声传奇》里的杀人机器石原;是《老九门》里的三爷半截李;是《特勤精英》里的冷面教官郑志勇;是《猎场》里的首席情报官陈香······唯独李乃文这个名字被模糊化了。

 

但李乃文却乐在其中,他希望自己演过的每个角色都能深入人心给观众留下记忆点,却同时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尽可能低调,低调到可以随时随地去菜市场买菜、可以毫无顾忌地挤着地铁、可以坐在马路边上和朋友喝酒撸串······光鲜亮丽留给角色就好,他私底下只想过普通老百姓的日子。

 


这种拧巴的平静直到前年才被打破,那年一档演技竞演类综艺《演员的诞生》横空出世,很多戏骨演技派都因为这档节目得以翻红,李乃文也是其中一个。当他站在舞台上和他的大学同学刘敏涛同台竞演时,观众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总是在各种影视剧中出现的那张熟面孔真名叫做李乃文。

 

很多人说素来低调的李乃文突然来参加综艺,也许是在向流量低头,但其实他只是看中了这档节目里体现的演员业务能力。所以在他输给刘敏涛之后,宋丹丹因为欣赏他的业务能力坚持让他和刘敏涛一起晋级,他却摇了摇头拒绝了,「游戏规则一破,这游戏就不好玩了,前面后面就都没法圆,淘汰就淘汰,这有什么的。」即使出现在了综艺节目里,他还是那个戏比天大的淡泊演员李乃文。

 


但在当下演艺圈戏骨翻红的大风向中,李乃文的确迎来了演艺事业新的春天。尤其是去年参演了一系列热门影视作品后,李乃文难得成了一次荧屏红人,他的名字对观众来说也不再陌生了。

 

由他主演的《恋爱先生》问鼎2018年收视冠军,李乃文也凭借此剧获得了第24届华鼎奖中国百强电视剧最佳男配角;《我不是药神》以破30亿的好成绩闯进中国影史Top10;《美好生活》屡屡收视率破1;《爱情的边疆》也是公认的年度口碑剧。

 


「红不红的我不太清楚,但是现在出去吃饭会有人过来找我合照了。」明星梦李乃文从来没做过,所以才养成了他荣辱不惊、清微淡远的性子。

 

甚至他还一直有些小自卑,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直到现在他依旧不喜欢被人拍写真和定妆照,那种摆拍会让他不知所措。「不自信的根源我也无从寻找,但是我很感谢我的这种不自信,是这种不自信,让我更加的努力。」

 


今年一开年,李乃文就有两部作品在卫视播出,一部是刚刚收官的谍战剧《天衣无缝》,一部是正在热播且频上热搜的都市轻喜剧《逆流而上的你》。

 

在《天衣无缝》中李乃文饰演的是有双重身份的参谋长江绍成,面对国家问题时,他刚正不阿;面对自己的感情时,又像一个青春期少年一样可爱。这个角色离生活其实蛮远的,但李乃文依旧把角色精髓找的准确无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让角色和自己合二为一,我就是江绍成,江绍成就是我。」

 


而在热播剧《逆流而上的你》中,李乃文饰演了一位妇科圣手,角色的名字也很特别,叫王大全。这是李乃文继《恋爱先生》中的牙医张铭阳、《美好生活》中的心内科主任黄浩达之后第三次饰演医生,虽然角色是同一个身份,但李乃文却演出了完全不同的风格和感觉。

 


李乃文喜欢在自己的角色中都加上一点幽默的元素,就像这次《逆流而上的你》中的王大全,虽然看起来冷酷孤僻,但在遇见了他命中注定的“克星”高红旗后,也制造了不少笑点。


「偏爱幽默元素,是因为我想让我诠释的人物更饱满一些。比如我演坏人的话,我想让他有好的一面,这样观众能去理解他坏的原因,因为没有人是天生坏。至于比较生活化的人物形象,我希望幽默元素可以让这个角色更饱满更生活。虽然已经演了近二十年的戏,李乃文还是会不停学习琢磨给求赋予角色灵魂。

 


最近几年,李乃文出演的都市剧偏多,很多观众都反映这是对戏骨演员演艺事业的一种消耗,但李乃文却给了我不同的观点,「有很多偶像剧和都市剧都挺好看的,比如国外的有一些,而且艺术就源于生活,所以我不觉得会是一种消耗,反而是我们这些影视工作者应该反思如何让偶像剧和都市剧都更有品质。」短短的几句话就说服了我,也让我看到了李乃文作为影视工作者的态度和决心。

 

李乃文说他对表演的喜欢就像是恋人之间的磁场吸引,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能把喜好变成工作,李乃文无疑是幸运的。




卡司专访

您是怎样理解《天衣无缝》中江绍成这个角色的?

江绍成这个角色是有双重身份的,在国民党这边是贵翼手下的参谋,在共产党这边却是贵翼入党的介绍人。江绍成是个有信仰和信念的人,他面对军事、国家问题的时候,他刚正不阿,面对自己的感情的时候,又像一个青春期少年一样,很可爱。我看网上有人说江绍成“闷骚”,我觉得说的很对。


江绍成这个角色离我们的生活蛮远的,您拍戏时是怎么找准这个角色的?

首先就是研读剧本,从故事情节中去了解琢磨人物,然后就是最重要的一点,让角色和自己合二为一,我就是江绍成,江绍成就是我。


这部剧戏骨云集,您和其他戏骨演员切磋,会不会有一种很过瘾的感觉?

特别过瘾,都是特别好的演员。


由你主演的《逆流而上的你》也在湖南卫视播出了,能介绍一下王大全这个人物吗?

王大全在剧中是一个“妇科圣手”,刚出来的时候他会有点高冷,当遇见了他命中注定的高红旗之后,就开始由冷变热的这么一个人。


您在《恋爱先生》、《美好生活》、和《逆流而上的你》中饰演的都是医生,有什么不同吗?

《恋爱先生》的张铭阳是牙科医生,《美好生活》的黄浩达是心内科主任,《逆流而上的你》是妇科大夫,人物故事都是有不同的,但是相同就是他们都是暖男,可以治愈别人的那种。


您说过您喜欢给自己的角色都加一点幽默的元素,为什么会偏爱这种元素?

我是希望能够给我的角色都加一点幽默的元素,但是有的角色人物设定也是真的没办法加。我为什么会偏爱这种元素呢?是因为我想让我诠释的人物更饱满一些。比如我演坏人的话,我想让他有好的一面,这样你能去理解他坏的原因,没有人天生坏。比较生活化的人物形象的话,我就希望他能幽默一点,其实就是想让他更饱满,更生活。


 您觉得一个演员演戏该有自己固定的风格么?

角色终究是让人来演,如果是相似的角色,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一点相似的风格,所以演员都想要演不同的角色。


有很多观众反映演技派演员总去演一些偶像剧、都市剧很可惜,是对自己演艺事业的一种消耗,同为戏骨演技派,您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有很多偶像剧和都市剧都挺好看的,比如国外的有一些,而且艺术就源于生活,所以我不觉得会是一种消耗,反而是我们这些影视工作者应该反思如何让偶像剧和都市剧都更有品质。


 这两年陆续有一些演技派的明星通过作品翻红,成为了“流量演员”,像聂远、潘粤明、还有您的同学刘敏涛。而去年《恋爱先生》《美好生活》《爱情的边疆》《我不是药神》播出后,您有没有觉得自己也“红”了?

红不红的我不太清楚,但是现在出去吃饭会有人过来找我合照了,哈哈。


您怎么看待最近两年影视圈里流量不再是收视保证,戏骨演员们陆续翻红这个现象?

戏骨翻红,是不是也可以理解说是流量被重新定义了呢?


 这几年您或多或少也参加了一些综艺,可不可以理解成这是在向流量低头的一种方式?

现在很多综艺都开始注重演员的业务能力了,像是《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见字如面》等等,这种不能说像流量低头,真的是因为是好节目。


您作为话剧演员出身,是怎样理解话剧圈和影视圈的鄙视链的?

影视与话剧不存在鄙视,更不会鄙视,都是表演,更有所长,而且现在也都彼此互鉴。


您以前提到过自己不自信,这种不自信的根源是什么?

不自信的根源我也无从寻找,但是我很感谢我的这种不自信,是这种不自信,让我更加的努力。


您当初是因为喜欢表演而入行的,那您有没有思考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表演?

“喜欢”这种感觉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就像一对恋人,你喜欢你男朋友,你男朋友也喜欢你,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