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韩宇辰︱从鹿宁到景世琛,从演好自己到成为剧抛脸,他是不可忽视的演员潜力股

2019-01-21 冉小星 超级卡司
提到军人,大家会想到什么?

 

热血、阳刚、英姿飒爽、保家卫国……

 

很多男生都有军旅情结,梦想着有一天能成为一名军人。


韩宇辰就是其中之一,在他看来,“军人本身就是特别有魅力的一个群体”。



所以,在拿到《义海》的剧本、看到“景世琛”这个角色时,韩宇辰显得很兴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决定出演。



一身戎装,景世琛激起挑战欲


剧中景世琛是军阀二代,“他在戏中前半部分基本都以一身戎装示人”,这对于对军装有特殊“执念”的韩宇辰来说简直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他从一个军阀二代变成了一个进步青年,从一个不愁吃穿的当地土豪的儿子变得一无所有”,角色的前后起伏非常大,这也让韩宇辰觉得很有意思。


再加上景世琛这个人物和韩宇辰本人几乎没有任何相像的地方,完全是两个独立存在的个体,“不管是他的心境,还是他生活的年代和状态,都和我很遥远”,这激起了韩宇辰内心的挑战欲。


作为少帅,景世琛完全算得上是“天之骄子”的类型,他意气风发,二十多年一直都活得顺风顺水。



他把“义”字当先,兄弟被抓,他不顾自己的安危立刻去监狱救人。虽然心里根本没底,甚至怕得要命,还是强撑着摆出一副“老子最大”的样子。



对韩宇辰来说,他印象最深的一场戏就是“火烧林间小屋”。这场戏中,他不仅要充当“人肉吸烟器”,在浓烟里拍摄一天一夜,还要饱受精神上的折磨。


因为这场戏是景世琛、顾兆礼(林江国饰)、名字(李健饰)三兄弟走向决裂的开始。



洪日进军队放的一把火,让景世琛三兄弟被困在小屋里,幸好大哥顾兆礼成功自救,还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救了景世琛,却不成想,名字却没能成功逃出来。


明明之前还好好在一起的兄弟,突然就成了葬身火海的一具尸体,任谁都是没办法接受的,所以景世琛先是一脸的不敢置信,在终于接受事实后,却依旧无能为力,只能撕心裂肺地喊着名字的名字。



这也成了梗在他心里的一根刺。他埋怨大哥为什么只救了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抛弃兄弟苟活于世。他开始自我否定、自我拉扯,却始终没办法释怀。因为对他来说,兄弟就是一辈子的,结拜时说过的誓言也不能只是说说而已。



确实,作为军阀二代,前期的景世琛难免有些飞扬跋扈,后来则是因为彼此的不理解,和兄弟反目成仇、自相残杀。


可以看出来,景世琛根本就不是什么完美的人设,但也正是因为这份“不完美”,让观众看到了一个坚持“义字当先”的好兄弟、一个为了保家卫国可以摒弃前嫌的好战士,也让景世琛走进了观众的心里。




情系军旅,想要集齐所有军种


其实景世琛并不是韩宇辰第一个出挑的军人形象,很多人认识并被他圈粉是因为《深海利剑》里的鹿宁。现在这部剧正在央一热播,大家可以继续追起来啦~


韩宇辰饰演的鹿宁是个富二代,被称为“海军王思聪”,据说家里“买下两艘潜艇不是问题”。虽然有些玩世不恭,但风趣幽默、不拘小节,更是因为金句不断和化身“行走的表情包”,成了全剧的笑点担当。



当然,能成为一名海军,鹿宁本身当然是业务能力过硬的。只要他一投入到工作中,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根本找不到平时嬉皮笑脸的影子,而且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这种情况从来都不会在他身上发生。



观众喜欢鹿宁,并不仅仅只是因为鹿宁的人设讨喜,他们同样也看到了韩宇辰不俗的演技。


比如面对前辈的刁难,韩宇辰虽然心里不爽,但又不能直接回怼,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他眼神中的无奈、不满,被小看的不快,拼命压抑的怒火,还有想看他们被打脸的坚定。



比如,有人问他有什么特长时,他虽然嘴上说着没什么特长,“就是耳朵好使点”,看似云淡风轻,但是从他不太耐烦的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他这句话明显就是过谦。



说实话,虽然鹿宁这个角色看起来轻松、讨喜,但并不是一个容易诠释的角色。演得太过会显得油腻、浮夸,演得太假观众又不会买账。再加上是海军的角色,如果把握不好“逗”和“贫”的界线,很容易就会被安上抹黑军人的“罪名”。


赵宝刚导演也坦言,鹿宁这个角色不好演。


事实证明,韩宇辰成功了!他不仅征服了观众,还得到了赵宝刚导演毫不吝惜的夸赞,说他是“青年演员中的‘鬼才’,表演中带着灵性。”



其实这不是韩宇辰第一次得到大导演的青睐,早在还在中戏上学的时候,他就接连被《一步之遥》和《太平轮》剧组选中,能和姜文、吴宇森这样的大导演合作, 是多少演员梦寐以求的机会啊!


在《一步之遥》中,韩宇辰饰演了一个大帅府里的少爷,虽然戏份不多,但是仍然可以看到他为了角色的投入。


在《太平轮》中,他饰演了佟大为手下的一个小兵。不管是叼着烟的动作、加入的四川方言,还是脸上的表情,都是他根据这个人物自己设计出来的。同样,也得到了吴宇森导演的肯定。



出道几年,韩宇辰演过多部影视剧,塑造了很多经典的角色,尤其是军人角色。比如,《搜索连》中的搜索连一排长甄有才,《游击英雄》中果敢睿智的蒜头(孙桐),《双枪》中游击队队员小四川......



就连登上《我就是演员》的舞台做助演嘉宾,演的也是一位军人。不过,这不也恰恰证明了韩宇辰的演技和军人形象的深入人心?



虽然诠释过这么多经典的军人形象,但韩宇辰还不满足,因为他自己说过想要“集齐所有军种”,“空军还没演过,希望有机会达成”,他告诉我。


不过,韩宇辰并不是只擅长演军人。


2012年,他就凭借自己的电影处女作《平安稻谷》,获得九分钟电影锦标赛最佳男演员奖。


在《哥不是传说》中,他饰演的皮特是个天真乐观、富有正义感的小城青年,为了自己的演员梦在北京奋斗,不知道击中了多少北漂青年的内心。



随着演艺经历的逐渐丰富和演技的逐步提升,韩宇辰的角色类型也变得更加多元化。


我问他现在有没有特别喜欢的角色类型想演,他低头思考了一下,“其实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自己真实的想法是首先要把我自己给演好。”



韩宇辰告诉我表演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看山是山,第二个阶段是看山不是山,第三个阶段是看山还是山。”


大家所说的“剧抛脸”就是第二个阶段,他目前正朝着这一阶段努力。当然,第三个阶段是他的“终极梦想”,他希望在演过形形色色的人之后,还能回来演好自己。


韩宇辰也不止一次地跟我说,想演好别人,首先要“演好自己”。从这些话里你能知道他有自己追求,有自己想要达到的高度,但是他知道演技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循序渐进。这些给我的感触特别深。


光知道还不够,他也一直在身体力行,专心钻研、磨炼自己的演技。他喜欢把电影中的经典片段摘出来重演,“我会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怎么演,或者说我觉得他演的比我好,他为什么比我演得好”


他觉得这样会“和那些大银幕中的前辈们有一种变相的碰撞”,然后从中找到自己的优势或者不足。



曾经,年少的韩宇辰因为一部《奋斗》喜欢上了赵宝刚导演,也梦想着成为像陆涛一样的人——有才华、有能力、有激情、又态度,又能肆意自由,导致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穿polo衫都必须把领子立起来。


如今的韩宇辰,不仅完成了和赵宝刚导演的合作,得到了赞赏,还一步一步变成了自己梦想中的模样,所以他一直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也相信,凭借他的实力和潜力,假以时日,他一定可以让“剧抛脸”成为他的代名词,然后向着更高层次努力迸发~





卡司专访


在电视剧《义海》中您饰演军阀二代景世琛,当初为什么会接下这个角色?这个角色哪里吸引了您?

有两个原因,首先从外部形象来讲,我比较喜欢这种军旅一点的人物,他在戏中前半部分基本都以一身戎装示人;然后内心的是,景世琛这个人物,在剧中的起伏其实是非常大的,他从一个军阀二代变成了一个进步青年,从一个不愁吃穿的当地土豪的儿子变得一无所有。不管是从生活条件还是内心来说,他这个人物都是相对比较有起伏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人物比较有意思。


这个角色和您本身有相像的地方吗?

很少,因为这个人物,不管是他的心境,还是他生活的年代和状态,还是跟我很遥远的,但这也是我当时比较青睐他的一点吧,我觉得要试图看看不一样的我自己,挑战一下。


从刚开始兄弟之间的小义,到后来的保家卫国的大义,景世琛可以说成长了很多,那么是什么事情或者哪些节点促使他完成了这样的转变呢?

其实有几大几小吧,大的节点就是他的家道中落,父亲的去世,和兄弟之间的反目,最后就是日本人的侵略,这四个是比较大的让他转变的节点。其中还有些小的,就比如说他感情方面的原因,比如他和童念、顾筱阳的感情的层面,这些都是一步一步在蚕食他,促使他完成蜕变。


在拍摄之前为了这个角色有做什么准备吗?

首先呢,肯定是要揣摩当时的军阀二代飞扬跋扈的那种感觉,我在接到角色、剧本之后去查了民国时期的一些史书史料和介绍,但是都不甚全面,所以我只能自己揣摩,至于舞枪弄棒这些东西,我之前也拍过类似的戏,所以还算得心应手。


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哪场戏或者什么事让您印象深刻?

印象深刻的就是火烧林间小屋那场戏,我们三兄弟在林间小屋被洪日进的军队包围,当时情况非常危急,顾兆礼只能救一个人,所以他必须要在我和名字中选一个。当时这场戏是在一个河滩上拍的,木头很潮,如果想把木头点燃就要往上边浇油,所以点燃木头之后就会有滚滚的浓烟。因为拍戏的时候是真的要把这间屋子烧光,所以我们拍戏的时候一天都困在这个小屋里,就有一种“人肉吸烟器”的感觉。再加上这场戏之后我们三兄弟全部都要反目成仇,所以内心是很痛苦的。这场戏我们拍了一天一夜,让我印象非常非常深刻。


在电视剧《深海利剑》中您饰演鹿宁,您也把“鹿长官”那条微博设为了置顶,这个角色或者这部剧对您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确实,一直以来,我心里有两个梦想,这两个梦想在《深海利剑》这部剧中都实现了。第一个就是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军人,也梦想着成为一名军人,但无奈我没有真正的进入部队,但是《深海利剑》这部戏,从前期筹备开始,我们就进入部队去体验生活,到后来我们去青岛的海军潜艇学院跟着那些海军一起学习。在6个月的拍摄周期内,我们吃、住、行全在军营里,就让我感觉自己真的当了一次兵一样,有一种圆梦的感觉,所以我感觉意义特别大。第二个就是,大约是我十四五岁那年,我看了一部电视剧叫《奋斗》,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一名演员,当时我就特别喜欢宝刚导演,而且我当时的梦想就是成为像佟大为饰演的陆涛一样的人,导致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穿polo衫都必须把领子立起来。所以相当于这部戏圆了我两个梦,所以我后来就一直在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当你一直想着一件事的时候,往往这件事肯定会成功、会实现。


您前面也说了,您特别喜欢军人,后来也演了很多抗战、军旅题材的影视剧,您为什么会有这么深的军旅情结呢?

我觉得大部分男生心中都会有军旅情结吧,感觉军人比较热血,比较阳刚,比较有家国情怀,军人本身就是特别有魅力的一个群体,我感觉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现在这样的生活。


您之前说过想要“集齐所有军种”?

哈哈,我是挺有这种想法的,但是空军还没演过,希望有机会达成。


您现在最想尝试或者挑战什么样的角色类型?

其实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自己真实的想法是首先要把我自己给演好。我原来感触不太深,后来拍了一些戏之后才感受到,其实能演好自己就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但是我心中也是有想挑战的东西的,其实大部分看过我戏的观众都知道我一直是演比较正派的角色,无论是什么戏,我都是好的、代表正义的那一方,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知道我能不能演演坏人试试,挑战一下反派。


您的演技颇受肯定,那么您平时是怎么提升演技的?

我会看电影。我有一个习惯,就是会把电影中的一些经典的片段拿出来,和朋友一起重演,可能很多人觉得这很神经病。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怎么演,或者说我觉得他演的比我好,他为什么比我演得好,我会去分析。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看电影的人,我觉得这样会让我和那些大银幕中的前辈们有一种变相的碰撞,虽然不能面对面的接触,但是你可以看看他的作品,通过看他的作品,从中找到自己的优势或者不足。

我最近在看《集结号》,也是重新又翻出来看的一部电影,我在着重看张涵予老师那一长段的表演,我就觉得这部电影,不仅是张涵予老师和冯小刚导演的巅峰之作,也非常值得我学习。


现在很流行“剧抛脸”的说法,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表演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看山是山,就是我演我自己,第二个阶段就是看山不是山,就是我能演别人,第三个阶段就是看山还是山,就是我演完了别人还能再回来演自己。“剧抛脸”应该是表演的第二阶段,就是演什么像什么,演别人也可以演得很好,而且我演的别人都没有自己身上的影子,这个其实非常难,但是我觉得我现在还达不到这种水平。当然了,我特别想成为这样的演员,但是这个真的需要去磨砺,不是自己说自己演什么都好,而是要让别人都觉得你真的是在这部剧中活成了这样的人物。


您之前还作为助演嘉宾登上了《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以后如果有机会作为选手参加此类节目的话您会参加吗?会介意站在众人面前接受评判打分吗?

我会参加。其实每个人对剧本、对人物的感触是不同的,当然各位评委、导师都是前辈,肯定都比我更有经验、更有创作理念。他们对你的评价应该是一种能让你变得更好的建议,只是指出你的不足,当然你身上好的东西,我相信他们也会看到,也会肯定的。每个人面对别人当面指出自己的不足时,可能都会有点难为情,但是你一定要面对它,面对它才会变得更好,所以我是可以接受的。


听说您小时候还学过相声?作为一个重庆人对相声接触的应该不多,为什么会学说相声呢?

很小很小,几岁的时候学过。这事比较搞笑,我父亲在我小时候就喜欢两件事,一个是看拳击一个是听相声,我爸就觉得我小时候细皮嫩肉的,要是去学拳击每天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他还怪心疼的,那不然就学相声吧。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所以就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哈哈哈。


如果不做演员的话,您会从事什么职业?

可能会做摄影师吧,要不就搞创作,不然就是两者结合,做一个旅行博主。因为我这人不太能闲得住,平时喜欢旅行,喜欢去各地游玩,然后拍点照片,写写自己去各地游玩的感悟,如果我不做演员的话可能会从事这方面的职业吧。


新的一年有什么规划吗?

拍更多更好的戏,争取今年把空军给打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