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天价门票、手握明星隐私信息,揭秘“黄牛经济”不为人知的那些事

2019-08-11 贾小晨 超级卡司

最近肖战航班被取消、王一博手机号被泄露等事情引发了众怒,大家纷纷谴责私生的无耻行径,呼吁集体抵制私生、多关注艺人的作品、远离他们的私生活。


然而大家在指责私生的同时,却忽略了助长他们此等劣迹行为的幕后黑手——黄牛。



正是这个群体的存在,才让私生们有了知道艺人一切私人信息的渠道,也是他们扰乱了整个演出票务市场的正常运作。



黄牛都在卖些什么?


在大家的普遍认知里,黄牛更多就是票贩子,主要负责倒腾演唱会门票。像最近TFBOYS六周年的演唱会一票难求,黄牛就借机翻了好几倍在卖。


但其实黄牛的业务范围广着呢,除了卖演唱会门票,他们还卖艺人生日会、签售会、商演、各大颁奖典礼、录综艺、剧组探班、电影首映等各种名额,最近鹿晗《上海堡垒》首映的电影票炒到近千元一张,就是黄牛的杰作。



如果粉丝觉得大型活动现场人太多,无法专心看自己的偶像,黄牛还会提供看艺人彩排的名额,但收费并不会低于正式活动,因为福利更好有时价格还会更高。


通常这类名额的售卖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粉丝名额,进场后只能静静地看着艺人,另一种是可以近距离采访甚至进入后台要签名合影的媒体名额,但后者必然价格也会更高。一般大流量艺人活动的媒体名额,可以卖到1万块以上,普通的粉丝名额也得三四千起。



有时黄牛还会做帮粉丝应援的生意。例如艺人开演唱会时,主办方是不允许歌迷带相机和应援灯牌的,但粉丝又想尽力给偶像最大的排面,这时候黄牛就可以帮他们提前把相机和应援物品运送到场馆内的座椅下,粉丝进场后可以直接去黄牛指定的座位把东西取出来。


通常黄牛运送一次物品的收费是几千块,如果遇到临开场安保严格的情况,运送费甚至会达到上万块。



但好歹以上这些都是艺人公开的行程,最可耻的是黄牛连艺人未公开的行程和私人信息都不放过。


艺人的身份证、家庭住址、下榻的酒店、航班号、甚至是艺人打游戏和听歌的账号都会成为黄牛赚钱的工具。有时黄牛还会亲自上阵帮粉丝追车,鹿晗之前就因为被追车在微博上向黄牛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和控诉。




可一个黄牛倒下来,就同时会有千万个黄牛站起来,这个群体屡禁不止,艺人们根本无力改变,最后只能有苦往肚子里咽。之前张艺兴站出来公开抵制黄牛,但除了部分粉丝响应,并没有很大的效果,反而张艺兴自己还被黄牛群体联合嘲讽了一波。




黄牛的业务来源是什么?


看了上文,相信大家都会有疑问,黄牛的业务来源是什么呀?


先来说演唱会门票,如果大家买过黄牛票,一定会发现票面上十有八九都印着“赠票”,这是因为每次有大型演出,演出商都要给各级主管部门、媒体、赞助商等留票,这些人情票会占30%—40%的比例,但这些人并不都会自行前往看演唱会,所以他们就成了黄牛收票的目标。


有些演出主办方还会主动和黄牛合作,只在官方售票网站放出一部分票,剩下的都卖给了黄牛。这样一来,如果演唱会抢手,主办就以高出票面的价格卖给黄牛来获取更高的利益,如果演唱会低迷,那也有黄牛兜底主办方不至于赔钱。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歌迷都反映官方网站抢不到票,可黄牛手上却有大量余票的原因。



接着我们再来说说黄牛是如何获取艺人的私人信息的。艺人身边的很多工作人员都不是粉丝属性的,相较于保护艺人,他们其实更在乎怎样获取利益,所以他们会暗戳戳地把艺人的各种私人信息卖给黄牛。


当然,长期跟着艺人的贴身工作人员通常不会这样做,“出卖”艺人的大多数是司机、保安、小助理这类的人员,他们会和黄牛达成一个较长期的合作,类似于黄牛一次性给他们多少钱,然后他们会在这段时间里每天和黄牛透露艺人的当下行程。


除此之外,黄牛还会向艺人自家的站姐买艺人的私人信息。站姐是一个值得深挖的粉丝群体,她们当中的确有为爱发电的,但同时也会有一部分站姐是以营利目的来追星的,先前拍朱一龙和白宇CP图的站姐就靠卖周边赚了200万。



但是因为站姐可以出美图帮艺人出圈,所以很多艺人团队会主动向站姐透露艺人的行程等信息,而这些信息会被一些站姐转手卖给黄牛,再由黄牛卖给其他粉丝。


所以说,黄牛生意之所以能做的风生水起,是因为背后一直有人和他合作以达到互惠互利的目的。



取缔黄牛任重道远


很多人会说,既然黄牛做的是扰乱市场、侵犯他人隐私的违法生意,为何不直接将这个行业取缔?


但现实情况并没有那么简单,像主办方这类性质的,他们和黄牛之间是存在复杂利益链的,中间涉及很多人和机构,牵一发而动全身,单凭一些明星和粉丝在网上发声抗议,根本无法撬动。



然后就是粉丝群体,其实他们普遍很双标。虽然嘴上说着要保护偶像,在网上痛骂泄露偶像信息的黄牛和打扰偶像的私生,但他们自己心里也非常想知道偶像的手机号、住址、航班等这类信息,并且也会时不时去花钱获取这些信息。


一个很鲜明的例子就是,这次王一博手机号泄露,很多粉丝一边呼吁大家不要再继续打电话了,一边自己还打电话试探电话号的真假,并为自己听到王一博的声音而沾沾自喜。还有在机场经常会出现的粉丝接机盛况,如果粉丝们真的鄙视黄牛和私生,为何他们自己还要从黄牛手里买航班号,学着私生去接机呢?



演唱会也同理,相信很多人都有同样的心得体验。如果自己真的非常想去一场演唱会又没抢到票的话,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会选择找黄牛来解决自己的诉求。


一边做着抵制黄牛的卫道士,一边又为黄牛提供着生意,这样割裂的言行怎么会起到取缔黄牛的效果呢?



况且,黄牛这个身份真的很难界定,如果你买了演唱会门票却碰巧有事不能前往,于是你就在朋友圈把票转手卖给了需要的朋友,那么你的这个行为是否算是黄牛呢?



粉丝经济的崛起让黄牛这个行业迅速蔓延、蓬勃发展,想要从根上解决问题,还真是任重道远、道阻且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