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罗云熙丨容齐和润玉其实完全不一样

2019-06-10 贾小晨 超级卡司
「容齐,容棋!请容我一局棋,以爱为筹码、命做盘,下到肝肠寸断,亦不悔!」

 

还没有从《香蜜》润玉的角色里彻底走出来,最近又因《白发》里的容齐摧心剖肝。

 

「二十一岁的年轻的帝王,一身云灰色的锦龙长袍,面容清俊秀美,身姿颀长,行为举止之间除具备一丝帝王威仪的同时,还多了一份饱学之士的儒雅,让人很自然的便会生出几分敬仰,不因他年纪尚轻而生出轻视之心 。」

 


这是莫言殇笔下的容齐,也是追剧时我眼里的罗云熙。他满足了我在看原著时对这个角色的所有的幻想,仿佛是从小说里翩然而至。

 

「自尚未出生之时,便已注定我命不过二十四岁。无论世事如何轮转,我的爱——永无出路。」从原著里容齐的这段自白就可以看出,这又是一个虐到极致的角色,对演员的心力耗费极大。但罗云熙坦言,他在看原著时就最喜欢容齐这个人物,并对这个人物产生了强烈的同理心,「他得到的爱很少,却能够付出极致的爱,这种复杂和矛盾本身就很吸引我。」

 


同样被命运捉弄,同样沦为棋子,同样用情至深却爱而不得,同样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独,容齐和润玉有着相似之处,但观众们却能一眼将他们分辨开来,这离不开罗云熙对这两个角色的通透理解。


在他看来润玉这个角色更多的是要体现他从前期温润如玉到后期杀伐狠绝的转变,情绪前后起伏比较大。而容齐生来就有着帝王的威严和傲骨,同时又冷淡疏离、克制隐忍,情绪一直都是比较收着的。

 


在《白发》这部剧里用浸入式的表演对罗云熙是极大的考验,因为容齐这个角色压抑到整个灵魂都是灰白的。

 

送容乐和亲时,容齐一直克制着自己情绪,直到抱着容乐的那一刻眼泪才不受控地在眼圈打转。但最后他还是压制住了眼泪没有让它掉下来,并勉强扯起嘴角微笑着目送容乐离开。直到送亲的队伍消失在视线中,他才缓缓垂下嘴角,咽下了所有的不舍与绝望。

 


看到容乐和宗政无忧的定情信物时,容齐一怒而起,大有将其摔碎之意。可下一秒他就强迫自己平静了下来,一边攥紧手指,一边压抑着自己缓缓坐下。他胸腔里的那股气呼之欲出却又隐忍不发,道尽了这个角色的万般无奈。

 


逼迫容乐嫁给傅筹时,容齐微蹙着眉头,眉梢抖动,隐隐含泪的眼波里满是心疼与不舍,可他只能压制着情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无悲无喜、冷淡凉薄,承受着所有人的误会与恨意。

 


罗云熙对容齐这个角色的把握既有层次感又张弛有度,多则溢、少则亏,而他表演的力度刚刚好。

 

尤其要提下他的哭戏,不是声嘶力竭的爆发式哭泣,很轻却很深沉,每一滴泪都能让人痛到骨髓里,真称得上是神仙落泪。罗云熙坦言,「哭戏其实就是情绪到了就哭了,还是要和自己饰演的角色感同身受。」在哭戏问题上,能做到与角色共情的确比靠技巧更打动人心。

 


除了极度压抑的灵魂,容齐这个人物的悲惨还在于他孱弱的身体。自出生就中了天命之毒,多年来只能靠药物维系生命,时不时就会毒发咳血,命定活不过二十四岁。

 

说到角色的病态呈现,罗云熙表示进组时正是自己咽炎最严重的时候,每天都咳得胸疼,但正因为有了这样不适的体感,他才能感同身受容齐的病入膏肓之态。


同时罗云熙的台词力度也拿捏得极好,既有病重时强撑着吊着一口气的虚弱无力,又不失帝王的威严和气场。这两种状态明明处于对立面,但罗云熙却做到了完美的互融。

 


每次看到罗云熙的古装扮相,都会想起杜甫的那首诗,「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他身上那种清贵公子的气质,不需要刻意去模仿,只要站在那里,便是秋水为神玉为骨的绝佳仪态。

 

看过他拍戏时吊威亚的花絮,动作干净利落、如行云流水一般,力量与美感兼备,而且永远都是腰背挺直,风雅天成。

 

罗云熙说这和他从小就学习芭蕾舞有着很大的关系,「学习舞蹈本身就是对体态的训练,11年的芭蕾舞,能够让我很快找到古人的姿态。」

 


这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风度不仅体现在罗云熙的仪态上,更牢牢刻印在了他自身的性格中。

 

他低调谦逊,从不经营所谓的人设,也不会炫耀自己的过往成绩。成名前和成名后,他始终如一,认真打磨角色,做好演员的本职工作。

 

他温暖善良,一直默默地做着公益。对工作人员亲和体贴,对粉丝朋友热情真诚。从没见过他对谁摆过臭脸、说过重话,对身边一切事物都温柔以待。

 

他通透豁达,因《香蜜》出圈后,他在采访中说不期待爆红,希望所有的收获都有配得上的实力,否则只是不断地消耗。所以一直以来他都稳扎稳打,从不急功利近。


最重要的是,而立之年的罗云熙,依旧保持着满满的少年感,知世故而不世故。在他看来,「这就是一种心态,不要想太多烦心事儿,不要钻牛角尖,有烦恼就找方法缓解压力,放宽心,放轻松,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

 


之前看过一个说法,说罗云熙是被演戏耽误的各行业大佬,深入了解后,还真是应了那句「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前文提过罗云熙有十一年的芭蕾舞生涯,大学毕业后还曾加入过澳门舞团,作为领舞之一参演了澳门回归十周年的大型舞剧《奔月》,并多次被央视新闻频道报道。

 

打游戏可以专业到亲自参与设计制作游戏,曾是某款游戏作曲二十多首的谱面编辑师。

 

拍戏前曾以歌手身份出道,并发行了多首单曲,也出过专辑,其中有的作品还是自己作词作曲。

 

会弹钢琴、做饭、主持、写得一手好字、是耳机发烧友、还曾因拍戏需要学会了跳水。

 

这些都加持了罗云熙的演员身份,让他有更多生活素材和经历去面对接下来形形色色的剧本和角色。

 


问起罗云熙挑剧本的标准,他倒是给了我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很多演员都说想要挑战反差大的,他偏偏更青睐和当下自己有相似特质的角色,「演员真的不是说所有角色都能演,不然也不会有选角这个环节了,至少目前我还没达到那种信手拈来的大师的程度,所以我会优先考虑角色的契合度。」

 

我想这就是很多人喜欢罗云熙的原因,历尽千帆后,他依旧谦虚真诚,时刻对自己保持着清醒的认识,不会为迎合他人而丢掉自己,清风霁月,清爽清举。

 

就像他在《不是我》那首歌中唱的那样,「丢了青涩,我还是我。」




卡司专访


你是怎么理解容齐这个角色的?

容齐就是一个非常悲惨的人物,他从出生到生命的结束这一生都是肩负着很多隐忍和阴谋在里面,但是他又是一个对爱义无反顾的人,可以说他得到的爱很少,但是他却能够付出极致的爱给容乐,这种复杂和矛盾就很吸引我。


拍《白发》这部剧之前有去看原著么?看原著时自己的心理活动是怎样的?

有看过原著,我看原著就是一种观众的视角,我会跟着书里的角色去感受他们所经历的事情,我看原著最喜欢的人物就是容齐,因为我觉得容齐他这一生真的是任谁都会对他这种悲惨感到痛心的,我看原著时这种情感就很强烈。


 容齐和润玉其实有相似的地方,你是怎样通过表演来区分这两个角色的?

容齐和润玉在气质上其实完全不一样,虽然他们都是帝王,但润玉是从温润如玉到后期那种不怒自威杀伐狠绝甚至偏执的转变,表演要体现不同阶段他不同的状态,容齐他虽然体弱但是一直都有一种帝王威严,身上有作为皇帝的傲,不管是他面对母后还是随从还是领国的人,他都是有帝王姿态的,在这种傲里他还有一种隐忍在,情绪是比较收着的。


你在《白发》里的各种哭戏可谓是虐惨了观众,能和大家分享下你哭戏这么好的秘诀么?

从我自己表演上来说哭戏其实就是情绪到了就哭了,情绪到该哭的时候自然而言就会流泪了,还是要和自己饰演的角色感同身受吧,他这个时候该哭就哭,不该哭就不要掉眼泪,当然有的时候也要看导演对画面的一些要求,也会做一些配合画面流泪这样的,这个时候就需要酝酿一下情绪。


容齐在树林里逼容乐大婚的那段非常A,连眉毛都是戏,抖动的眉毛是自己设计的小细节么?

其实我自己不是很喜欢我这个抖眉,它不是设计好的,我生活当中也有这样的习惯,表演的时候这个情绪到了可能不自觉的就动了,但是我觉得一个好的演员是能够控制自己的微表情的,在合适的时候使用一下更准确的表现人物的状态,不该出现的时候就要控制住,这方面我以后也会努力提高。


容齐身中剧毒、体质孱弱的那种病态演得太真实了,你是怎么揣摩的?

我当时进组的时候正好是咽炎特别严重的时候,一直咳嗽,咳得胸都疼,一个是正好感受到容齐那种咳嗽的状态,另一个也感受到病痛给人带来的这种痛苦,所以正好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给了我这个切身体会的机会。


《白发》里你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什么?

印象最深的一场戏,就是最后容乐昏迷的时候,容齐自己在那儿自言自语的那场戏,我记得那个时候有一句台词,特别感人,容齐说,只有你恨的人离开你,你才不会伤心。他到死之前他都希望容乐继续误会他,因为他知道如果容乐知道容齐对她这么好的话,她会很伤心。我就觉得这场戏话当时演的特别感动,印象深刻。


在这么虐的剧里做浸入式的表演,杀青后你是怎么让自己抽离的?

拍摄的那段时间是整个人都是沉浸在角色当中,出来肯定是需要时间的,可能每个人的方法都不一样,我结束一个角色会有一些时间的休假去旅行,让自己放松放松,回归生活,慢慢的抽离角色调整回我自己的状态。


你花了多久才从容齐这个角色中走出来?

其实还还算是比较快吧,旅行之后加上一些拍戏以外的工作,就调节回自己的状态了,作为演员的话,就需要练就这种技能,以免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生活。


连演两部大虐的剧,有没有考虑接一部小甜剧安慰下观众们受伤的心?

有想过呀,因为确实演了比较多虐的角色,自己在剧组的那一段时间整个状态都会比较压抑,所以有合适的剧本,我也挺想去尝试甜蜜的角色,有个圆满的结局那种。


 从润玉到容齐,那种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仪态是如何炼成的?

我觉得这种古装的仪态和我学习过舞蹈应该是有很大的关系的,学习舞蹈本身就是对体态的训练,11年的芭蕾舞,能够让我很快的找到那种比较挺拔的状态,古人的一些姿态之类的。


 你挑剧本的标准是什么?接下来最想演什么类型的角色呢?

剧本的话,我觉得首先是人物要和当下自己的某些特质有相似之处,不管是外形还是内在,只是有些特质可能在你身上不是明显露出来的那种,平常大家不太容易看到,但是在角色身上需要变成被放大的那个,而且演员真的不是说所有的角色你想演就能演,要不也不会有选角这一个环节了,你和角色一定是会有重合面的。至少目前我觉得我还没到达那种信手拈来的大师的程度,所以我会先考虑角色的契合度,然后就是剧本本身它的故事情节、人物设定,还有整个剧情的脉络,是不是足够吸引人。接下来我特别想演一部悬疑片,我自己本身就比较喜欢这种悬疑剧,之前也演过一次法医,就蛮想尝试一下侦探这种的。


你身上那种满满的少年感是如何保持的?

所谓的少年感,我觉得我自己没有刻意的要去保持,或者说是,要让自己显得很年轻,我觉得就是一种心态吧,我没有刻意的去在乎自己的年纪,不要想太多烦心的事儿,不要钻牛角尖,有烦恼就找方法去缓解压力,总之就是放宽心,放轻松,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就行。


在剧里送出去的东西总被女孩子扔掉是一种什么体验?

被扔东西当然不是什么好的体验,拍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连着两个角色都是这样,所以下次的话我就希望送出去的东西能够被好好保管吧。


《白发》这部剧里最喜欢的一句台词是什么?

容乐,你就这么恨着我吧,因为只有你恨的人离开你,你才不会心痛。


知乎有个热帖叫“怎么做才能嫁给罗云熙?”,你可以现身说法一下么?

知乎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奇怪的问题吗?我倒是很好奇都有什么样的回答。


直播和下一期vlog什么时候可以安排上?

其实我早就拍了,只是什么时候放出来要有一些时间上的计划,快了快了。


一直都是粉丝向你提问题,如果给你个机会让你问粉丝们一个问题,你会问什么?

如果我直播,你们想看什么内容,是看我玩儿游戏呢,还是想看我玩游戏?


罗云熙送福利啦!

点击“在看”,并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我们将选取三位送上罗云熙亲笔签名照!

从文章下留言的点赞数超过30个的朋友中随即抽取

开奖时间:2019年6月14日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