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佟梦实|做演员,最重要的是对戏认真负责

2019-05-10 冉小星 超级卡司


佟梦实曾在2016年5月11日凌晨发过一条微博,内容是“Thomas,愿你可以为自己喜爱的事一直痴迷,愿你永远是那个倔强顽强的小哥。”



发布至今,马上就要满3年了,这条微博一直是他的置顶。而且他还会在每年的同一天,转发这条微博并写下当下自己的感受和体会。


佟梦实骨子里有一种倔强和韧劲,也正是这股韧劲,让他即便是半路出家,也依然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不断地靠近角色、贴近人物。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他不断尝试、不断打破自己发展的界限:《艳骨》里的掠影是忠犬型人格的“小奶狗”,《热血狂篮》里的楚逍就变成了孤僻冷傲、强势霸道的篮球队员;《青云志》里还是耿直憨厚的侠客石头,《别那么骄傲》里就摇身一变成了男儿身女儿心的学霸何之洲......


对他来说,做演员从来都没有“捷径”,有的只是自己对于演戏带来的酣畅淋漓快感的享受和一颗想要成为好演员的心。


接下来,电视剧《庆余年》和新版《神雕侠侣》都将上线,两部作品轮番登台,观众又可以在不同的作品里看到佟梦实,并领略他作为不同角色、不同个体的魅力了。


一个是机器人五竹,他冷血、机械化、不近人情,却永远忠于范闲,把保护范闲作为自己毕生的使命和信念。



一个是大侠杨过,他聪明机智、风流英俊,也至情至性,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小龙女,实力诠释“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这样的两部作品,《庆余年》是戏骨云集的大制作,《神雕侠侣》则是被多次翻拍的真经典。面对五竹,佟梦实没多大压力,反倒是因为可以和老戏骨、大前辈对戏、学习感到无比欣喜。


而在面对杨过的时候,佟梦实有紧张有忐忑,却唯独没有退缩,“我觉得每一版的杨过都有他自己的特点,不敢说跟前辈们比较,但我自己尽力了就好。”


而且,杨过也让他找到了最本真的自己,因为本身和杨过有不少相似之处,“我们对待自己喜欢的事物都比较热情和专一”,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佟梦实演杨过就是在演自己。


 

作为演员,佟梦实不是科班出身,但对于演技的追求、对于演艺事业的发展,他却一点都不含糊。


“你觉得做演员最重要的是什么?”

 

“对戏要认真和负责。”


对于这个问题,佟梦实回答得不假思索也分外真诚,而且他也是真的在用实际行动把自己说过的话践行到实践上。


《别那么骄傲》里的男主何之洲,因为和女主灵魂互换,所以言行都要向女孩靠拢。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佟梦实特意去请教了自己的女性朋友,从言行举止到衣食住行,事无巨细,最后才把男儿身女儿心的何之洲演绎得入木三分。



《艳骨》里的掠影之前是“死士”,在后来和女主的相处中才慢慢变得有血有肉。为此,佟梦实不仅认真研究了《狼少年》里男主的表演,还根据自己的理解借鉴了一些小孩子的眼神、动作之类的萌点,这才有了把观众萌到心肝颤的小奶狗掠影。



运动题材的电视剧,对于曾经是运动员的佟梦实来说虽然没有什么难度,但也并不轻松。为了完美展现《热血狂篮》中的篮球男神形象,他不仅提前一个月进组练习,还在拍摄之余坚持健身增肌。



《皓镧传》里的嬴政,虽然是友情出演,但佟梦实同样不曾懈怠,不光研究剧本和角色,还看了诸如《荆轲刺秦王》、《秦颂》等经典影视剧,借鉴了前辈的一些表演,表演的时候在加入自己的理解之余也不忘和导演交流沟通。


我其实是想把他癫狂的一面放大一点,可能是戏到最后剪在一起比较集中吧,感觉有点跳戏。虽然最终播出后的评价有褒也有贬,但对于佟梦实来说依旧是宝贵的经验。



《庆余年》里的五竹是机器人,为了找到“机器人”的感觉,佟梦实特意去看了好多机器人相关的电影。五竹的眼睛上一直蒙着一块黑布,这个没办法避免,佟梦实就尽自己所能适应黑暗的环境。在拍摄的时候,虽然在有光的时候还可以勉强跟着光走,但在拍夜戏的时候还是免不了走着走着就绊倒”。


杨过是武功盖世的大侠,佟梦实就在戏开拍之前先去学了武术,而且即使是每天收工回酒店之后也还是会刻苦练习。杨过失了右臂,他就在平时的生活中有意识地锻炼左手。


佟梦实曾说过“侠之大者,不是硬件过硬不是技艺娴熟,而是用心。”他为了杨过付出的这些心血和汗水,相信一定也会为他带来相应的回报。



之前完全想不到自己会当演员,我是真正接触之后才对它产生了兴趣,才慢慢热爱它、喜欢它。


对于佟梦实来说,演戏也许不是他一开始就热爱的东西,但在真正接触之后,他内心对于演戏的热情开始迸发。对他来说,演戏也就成了一场沉浸式的体验和要一直坚定的信念。



演艺圈向来新人辈出,“更新换代”的频率更是远高于其他职业和圈层,所以对于很多演员来说,压力是他们一直都要直面的东西。


佟梦实却显然把这种压力转化为了能够鞭策自己前进的动力,哪怕有更新鲜、更鲜嫩的血液和面孔出现,他也依然永葆初心,“我觉得自己还是要时刻以一种新人的姿态去面对表演”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佟梦实能够作为“璞玉”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和喜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