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柳岩 | “逆着个性做人”正在变成伪命题

2019-01-08 贾小晨 超级卡司
「钱我不会再给了,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我倒想看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柳岩出现在一场英雄救美的戏份中很正常,但让我意外的是,这次她不是等待被拯救的“美”,而是主动拯救“美”的“英雄”。

 


印象里的柳岩是大荧幕里袅娜娉婷的存在,虽然戏份不多,却是起着点睛之笔的绝美花瓶。这也是各路导演喜欢让柳岩来客串自己电影的原因,够美也够有话题度。

 

可这次在《叶问外传:张天志》中,柳岩饰演的女主角茱莉亚却是个有江湖豪气的女子,她只身从黑帮手里把姐妹救出来、收留得罪黑帮的男主角张天志、得知哥哥遇害的第一想法就是拿起菜刀去找仇家拼命。

 

这样“刚”的柳岩,是我未曾见过的。

 


电影开场那段街头打戏,面对黑帮的围攻,柳岩先是用桌子上的酒瓶子砸,处于下风后又顺势拎起地上的折凳狠劲拍。虽然不需要像电影里其他演员那般的正规武术套路和规范动作,但也必须打得快准狠。向来对镜头精益求精的袁导,这一场几分钟的打戏就足足拍了三天,收工后柳岩的手已经被折凳夹肿发紫了。

 

「我受的伤已经是全剧组演员中最少的了,拍打戏不受伤是不可能的。」聊起拍这部电影时受过的伤,柳岩没有多说,她永远都是那个在工作上不爱诉苦又不服输的拼命三娘。她说「因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觉得苦。」

 


如果说柳岩在这部电影里的打戏是让人惊喜的,那在酒吧唱歌的那场戏就是让人惊艳的。

 

穿上旗袍的柳岩有万种风情,她哼着那个年代最流行的英文歌曲,舞动着曼妙的身姿,是那灯红酒绿的酒吧街上最明媚的光,我仿佛在她的那首歌里嗅到了流年的暗香。

 

一直以为柳岩的这段酒吧唱歌戏是有专人指导,毕竟把那个年代女性的韵味诠释到位并不是一件易事,可在和她的聊天中我才得知,整段舞蹈都是柳岩根据年代和角色自己编排的,并私下练习了很多遍去找感觉。作为一个半路出家的演员,柳岩一直在用悟性和努力迎头赶上。

 


柳岩微博的个性签名是「顺着天意做事,逆着个性做人」,这是她刚出道时从前辈那听来的一句箴言。

 

这些年她一直在践行这句话,把性格里太直接、太爱恨分明、太计较得失、太重视承诺的那些面统统收了起来。为了成功,她妥协了,逼着自己活成了世人期待的样子,一个完全女明星化的柳岩。「刚开始听到这句话时,我是很不服气的,但我还是放弃了原则,学着逆转自己的个性。我当时就想如果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改变自己的性格脾气就能获得成功,那我就试着改变吧。」

 


刚出道拍《画壁》那会儿,媒体对剧组演员进行群访,主持人出身的柳岩改不掉职业病,拿着话筒和媒体们一起张罗着去采访其他演员,可她当时的身份明明就是要被采访的演员之一。柳岩的这一举动惹恼了经纪人,群访结束后经纪人就把柳岩劈头盖脸训了一顿,「你这是在干什么?别人采访你,你为什么还去张罗?你这样真的很low,显得你特别没气质。」

 

所以现在的柳岩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都是那么端庄自持,这是经纪人对她的要求,也是女明星的自我修养,她必须得逆着个性去接受、去改变。

 

在以瘦为美的审美时代,女明星们都在不停地减肥去取悦观众。柳岩不屑,一直秉持着她那套微胖最美的观念,就是不肯减肥。

 

后来在参加一档综艺时,满屏的弹幕都是「柳岩好胖、柳岩像发酵的面、柳岩像吹鼓的气球···」对于体重问题,柳岩再一次妥协了,她短时间内减了十斤秤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这才扭转了公众对她的评价。


在这过程中,柳岩渐渐明白,哪有什么多样化的审美,作为女明星,瘦才是王道,所以当再次聊到身形问题时,柳岩的回答变成了「不管大家嘲不嘲,我都要朝着完美体形去努力。」逆着个性,她才会是大家眼里的完美女星。

 


我一直对柳岩在一档访谈节目中的一个片段记忆尤深,当时柳岩在一个明星照片墙上看到了六年前自己出席活动时的一张照片,她停下来盯着那张照片对朋友说,「那时是空气刘海,现在做演员就不让留齐刘海了,导演都讨厌刘海。」然后朋友问她现在看到曾经的这张照片有什么感觉,她的眼睛里突然有了星星,笑着说「当时的我笑靥如花,我很喜欢。」

            

「逆着个性做人」这句话本身没什么错处,只是经过这些年的打磨,柳岩现在发现它也并不是一句至理名言。成功固然重要,可柳岩并不想因此丢了自己,她最希望大家看到的,是她真实又邻家的一面,而不是被训练后带着女明星光环的假面。

 

所以当我问起柳岩新年规划,她给我的答案是「给自己一个最大程度的自由」。

 

柳岩也正在努力践行着这份自由,她剪了齐刘海儿、在微博分享自己旅行、吃喝的日常,卸下精致的妆容、华贵的晚礼服和女明星的枷锁,去找回那个随心而行的自己。

 


最近的一年里,柳岩也减少了自己的曝光度,把大多数时间都留给了家人,期间还去了美国游学充电。


对于一个女明星来说,曝光度减少在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大众会对她的遗忘率增高。换做以前的柳岩,一定不敢在事业上冒这么大的风险,可如今的她可以坦然面对每个明星早晚都会经历的“自然死亡”过程,「去年的确曝光度不是很高,但我总有一天会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去年这个时候采访柳岩,她还是累死累活的忙碌状态,好像喝一口水都是在挤时间,看着让人心疼。很庆幸,今年的柳岩终于在工作和做自己之间找到了平衡,以更好的心态和状态迎接新的开始。「2018已经过去了,2019啊一定会更好的。」




卡司专访

你在电影《叶问外传:张天志》的开场就是一段打戏,零基础的你是怎么攻下打戏这个难关的?

开场打戏虽然在电影里呈现时间很短,但是拍摄有三天,我也很紧张这场打戏,但电影里的茱莉亚是街头的打法,不需要正规武术套路和规范动作,只要打的够准够狠就可以了,但确实对我来说难度很大。


拍打戏时有受过伤么?

开场那段打戏我有拿折凳拍人,那个折凳是铁的,我得顺势拿起来拍人,所以我的手被夹到过很多次,被夹肿夹紫了。还有电影里有一段戏是我和张天志的儿子学习打咏春拳打那个木人桩,虽然最后呈现的镜头很少,但我有打很多遍,手和木头硬碰硬,当时整个手臂都淤青了。但我受的伤已经是全剧组演员中最少的了,拍打戏不受伤是不可能的,就尽量保护自己吧。


 当初为什么会接下茱莉亚这个难度蛮大的角色?

茱莉亚这个角色和我以往接到的角色特别不一样,她是有江湖豪气的一个女性角色,但她晚上又在哥哥的酒吧里唱歌跳舞,所以也有另外很女性的一面。这个角色也是为张天志这个角色服务的,我觉得演绎那个年代的女性不能用现在的演法,我们的导演八爷恰好就是在那个年代出生成长的,对那个年代比较熟悉,所以他会在片场给我很多指导,比如茱莉亚的说话方式、面部表情、眼神表达。


张晋、杨紫琼、托尼贾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打星,袁和平导演在动作电影方面也是经验十足,你作为女主角却是打戏零基础,拍戏时会不会有压力、担心自己掉链子?

会担心,我在这部剧里主要负责的不是打戏,但是也不能不打,因为我的哥哥赵金虎是整个金吧最厉害的人物,很会打,我作为他的妹妹怎么可能不会打,所以必须要有一些功底。


你在电影里还有一段在酒吧唱歌的戏,非常有韵味,有特意去学么?

那场戏我很紧张,一直不知道怎么表现这首歌,之前也练了很多遍这首英文歌,八爷说这首歌是那个年代最流行的歌,所以我根据自己的想象编了这段舞,这首歌主要是以唱为主,不是以跳为主,所以我自己编的很简单,我以为现场会有人教我,结果到了现场就直接让我拍了,导演觉得我编的还挺好,就让我保留了自己的编排。


去年你的曝光度并不是很高,这一年主要在忙些什么呢?

去年有大半年的时间我父亲生病、去世,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陪伴家人,之后我去美国游学了一段时间,现在正在拍一部新电影,的确曝光度不是很高,但我总有一天会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国内目前的市场审美对女明星很不友好,变老变胖这样正常的生理变化都会让女明星成为群嘲的对象,你有受过这方面困扰或者对这方面有恐惧之心么?

与其说如今的审美对女明星不够友好,倒不如先把自己调整到符合当下审美的一个状态。变老当然是无法改变的,我也不提倡去整形或者手术什么的,因为这会让脸部的表情不那么自然,会限制演员的表演。但胖这件事是可以改变的,我倒不觉得减轻体重是美,反倒可以通过健身塑形达到线条美。反正不管大家嘲不嘲,我们都要朝着完美体形去努力的。


作为业内公认的拼命三娘,你有累到坚持不下去的瞬间么?

我现在调整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节奏之后,我不会让自己有累到坚持不下去的瞬间,我觉得我好像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瞬间,因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觉得累。


今年你参加了几档综艺,被观众们发现了你有梗会吐槽的一面,生活中你也是有梗担当么?

当然啊,我觉得跟我的性格有关,首先我不是恶意吐槽,我是真心吐槽,我没有恶意,而是发自内心地说了一些比较直接的话,当然很多人会认为,说话太直是情商低的一种表现,我也在学习当中,所以我也只会对我比较亲近的朋友或者熟悉的朋友比较直接,如果是初次见面或者说并不熟识的朋友,我觉得还是要保持距离感的礼貌。


你说过自己是个非常爱学习的人,最近有在学什么新技能么?

最近我学会了一个人去看电影,一个人去旅行,我也学会了潜水,考了执照,学会了滑雪,同时继续在学英文,接下来我还想学滑板。当然我学的东西都是自己兴趣所在,不会是小时候妈妈要求你必须学这个学那个的感觉,我觉得还是随心所向吧。


有注意到你微博的个性签名是“顺着天意做事,逆着个性做人”,为什么会写下这句话?

这句话是我刚出道时听到的一句箴言,我就记下了,因为那时所有人都说我的性格太直、太爱恨分明、太计较得失、太重视承诺,他们告诉我必须要站在别人的立场去想一些事情,不能只想着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而且也不能太由着自己的性格了,否则就永远成功不了。听到这些,我当时是很不服气的,但我还是放弃了原则,学着逆转自己的个性。我当时就想如果真的像大家说的那样,改变自己的性格脾气就能获得成功,那我就试着改变吧。我现在反倒不太赞同这句话,我觉得看事情的角度不同,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这句话也不见得是一句至理名言。


如果给自己做个年终总结,你会说些什么?

年终总结啊,完全无话可说,2018过去了,2019一定会更好的。


新的一年给自己做了什么具体的规划?

规划就是给自己一个最大程度的自由吧,给自己一个自由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