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印小天丨狂风暴雨后的四十而立

2018-11-02 贾小晨 超级卡司



一个平常的午后,印小天和黄轩正在天安门附近的露台酒吧里拍一场《创业时代》的对手戏。

 

那天阳光晒得刺眼,剧组从演员到工作人员都有了疲态,趁着短暂的休息时间,印小天和黄轩坐在沙发上,准备把一会儿要拍的台词再顺一遍。

 

可无奈阳光太足,直直地照射下来,眼睛看剧本已经是一片花白了,此时印小天向助理要了一把伞遮在了他和黄轩的头顶,这一幕正好被在场的工作人员拍了下来。

 


晴朗的午后、适宜的温度、还有戏里戏外彼此照顾的兄弟情,印小天看着照片,心里涌起了一股暖流,他把这张照片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里,并配上了一句话:“很美好的一天”。


几天后,这张在印小天心里带着温度的照片在网上大肆传开,媒体们的配文高度默契:曾经的一线小生印小天,复出后地位大不如前,片场给后辈撑伞令人惋惜······

 


最近,这部《创业时代》在一片争议声中播出了,印小天在剧中饰演的高迪是一位天使投资人,为黄轩的魔晶小分队提供着资金支持。

 

团队创业难免磕磕绊绊,所以剧中印小天和黄轩的大部分对手戏都是吵得脸红脖子粗。


有一场戏吵到一半,印小天已经嗓音沙哑,咳个不停,一旁的黄轩不停地在劝:“天哥,要不休息会儿吧?”可印小天却坚持把戏顺下来,“吵架的戏情绪必须要达到那个点才能演得好,一休息状态就不对了。”

 


劝不住印小天的黄轩,把自己准备的治嗓子的药递给了印小天,事后还给印小天推荐了自己信得过的中医,戏里相爱相杀的“高迪CP”,在戏外更像是一对互相关照的兄弟俩。


所以印小天当时才会和黄轩共撑一把伞,作为年龄稍长的哥哥,他觉得生活里兄弟间相互照料再正常不过了。


不止是黄轩,整个剧组给印小天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为了精益求精,剧组一天只拍三四页纸,整部戏下来足足拍了五个月,虽然很辛苦,可每个人都乐在其中。

 


同时这部戏也是印小天和导演安建的第四次合作了,从《大河儿女》、《姐妹兄弟》、《解密》到《创业时代》,从革命青年、腹黑领导、教官到天使投资人,导演安建让印小天看到了自己作为演员的无限可能,跟这样三观契合的好团队合作,印小天是从心里感恩的。

 


时光倒流到15年前,一部《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让印小天走进了大众视线。当时业内流行着一句话,说男演员要想出头,就一定得拍海岩剧,而印小天刚好拿到了对当时男演员来说不能更好的一副牌面。

 

一切都太顺了,仅仅试了两遍戏就拿到了律师韩丁这个角色, 那时作为新人的印小天显然还不清楚这部剧能给自己带来的巨大价值,他更多感受到的是导演很严厉、拍戏压力很大、一部23集的电视剧整整拍了四个半月······

 


直到多年后,印小天回想起这部剧,才后知后觉,“这不就是当时天上掉下来的一块大馅饼么?”

 

这部剧播出后,命运的大礼一个一个地跟着来了,印小天的知名度迅速扩大,一连接拍了多部好剧,还和聂远、佟大为、黄晓明一起被评为内地四大小生,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当红的流量小鲜肉。

 

当年看这些剧的观众们如今大多数已经步入了中年,可说起印小天的名字,他们还是带着初恋般的感觉,“印小天,长得可真帅气呀!”

 


可就在印小天发展如日中天的时候,命运收起了它的慷慨,突然的狂风暴雨将印小天大好的演艺生涯连根拔起,谎言、背叛、以及大众愤怒将他狠狠地击倒在地。

 

或许和自己的原生家庭有关,自幼成长在部队大院的印小天被这样的生活氛围保护得太好,他真诚简单、耿直善良,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整个世界都是美好而温暖的,也正因为如此,他要比同龄男子晚熟得多,进入社会后抵御伤害的能力自然也弱得多。

 

那场风波几乎摧毁了印小天当时拥有的一切,一个单纯的人要突然去面对人生里的复杂与心机,对他来说着实太难了。

 

前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一句话,可以当作印小天人生的一处精确注脚,“如果战士被亲近的人叛变了,他很痛苦,但是他永远还有另外的东西,比他所失的不知道要更多和更美好多少倍。”

 

而这些年的风风雨雨恰好让印小天收获了属于自己的迟来的成熟。

 


上个月印小天刚刚过完了自己的四十岁生日,说到这个人生新阶段,他还自己调侃道:“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对于晚熟的我来说其实是四十而立。”

 

相较于同时期的其他男演员,印小天的步子的确迈得小了些,大概所有人都在替他着急,只有他自己还在不紧不慢地踱步着。

 

所以作为曾经的一线小生,他愿意站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让别人对他的演技评判打分,也愿意在《盛唐幻夜》里客串一个几分钟戏份的玄奘和尚。

 


随别人说他落寞也好,辛酸也罢,上大学时他就坚信着书本上的一句话,“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既然别人注意到了他的出现,那他就是成功了。

 

最近印小天的好兄弟聂远因为一部《延禧攻略》翻红,说起这件事,他竟然表现得比聂远本人还要兴奋。

 

作为一个网络流行文化的隔绝者,印小天把“C位出道”理解为“大哥出道”、把“走花路”理解为“走猫步”、把“叔圈101”理解为“腰围很细”,可唯独“大猪蹄子”一词,他解释对了。

 


从始至终在印小天心里都有太多比翻红、名气更重要的东西,哥们义气就是其中一个。

 

这些年同样是沉浮俯仰、起起落落,印小天和聂远一直相互扶持、共渡难关,就像印小天所说的那样,是患难之交、过命兄弟。

 

之前有部戏聂远不能参演了,导演就找上了印小天,知道是要顶替聂远出演时,印小天第一时间就拒绝了,“这事儿我干不了,就算没戏拍我也不能去顶远儿的角色啊!”

 

这些年,印小天逐渐看清了人生的许多真相,生活并非只是漫天灿烂的星空,但他依旧愿意留住自己性格中最灿烂最美好的一面,至于他这样的性格进到这个圈子到底是好是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这几天难得在北京休息,印小天准备四处走走散散心,他穿着一身运动服就去坐了地铁,偶尔被路人认出来求合影,他还会在心里窃喜。

 

十几年没去天安门了,这次再去看看,印小天发现门口都要安检、查身份证了,因为常年拍戏,他仿佛已经和外面的大千世界脱轨了许久。

 

在广阔的天安门广场里无目的走着,看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印小天突然发现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当年他的成名之作就是一部现代戏,这些年演过主旋律、演过军旅戏,如今正在热播的《创业时代》又是一部现代戏,就好像一个轮回,给了他新的机会,“我啊,一定会越来越好的”。